—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神殿】花吐症

卡路迪亚x岚 

神殿周年庆我错了晚了半年(不



他踏过枯萎的矢车菊,鞋跟与花瓣摩擦发出刺耳的悲鸣。

那是失败者的残枝败叶。


或许你的生命中会有一个人能温柔了你的时光,也会有一个人惊艳了你的岁月。

而岚想,她终其一生也只能看见那个惊艳了岁月的男人。

——序


part 1.

或许他还记得在大学第一天冒冒失失撞上他的红发姑娘,也行还会恶意猜测那是一个动机不良思慕着她的小姑娘精心设计的一场“意外”好展开一段花一般的恋爱。可是对岚来说,那就是真正的“卧槽”心理了。

开学第一天撞上人,非一般的境界。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女孩,岚认为只是骂一句卧槽并不能体现她现在日狗般的心情,然而就在她抬头后,她觉得可能不是日了狗了,而是被狗 日 了。

爱琴海边的沙滩是不是白她不知道,反正这个被她撞得一脸懵逼的青年是真黑。虽然没有非洲的风采,但也有了普通欧亚人望尘莫及的色泽。男人的脸比自家的锅底还黑上几分;黑色的背心不仅完美的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而且还衬得他更黑了。他抬起手,蝎子样的纹身在结实的大臂上一鼓一鼓的甚是可怕,不过真的挺帅x

之后她大吼了一声对不起就迅速的溜了,就像是身后有鬼追着一样一瞬间就没了影子,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卡路迪亚和一脸妈的智障的基友。

part 2.
或许他真的记得,在大学课堂上的蠢女孩。

卡路迪亚被道了歉,这不算什么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事,然而红发女孩一脸见着鬼的表情令他彻底懵逼了,他转头问身旁貌似是刚才那个姑娘熟人的另一个中国女孩:“你们中国人都是这么……怕生?”他斟酌着说出怕生两个字,默默吞回了蛇精病,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姑娘气场挺强,后来事实证明了那个姑娘果然蛇精病,她用看傻逼的眼神望了一眼他,不耐烦的吐出了一个字“滚。”然后自己走了,留下脸色能滴出墨的卡路迪亚在原地站了几分钟,憋屈的也走了。大学的第一堂课就迟到自己找抽吗。

他进到教室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红发的姑娘,姑娘扑倒在另一个女孩身上蹭啊蹭的,没被束缚起来的红发肆意的散着,随着她的动作飞快的形成了一个鸡窝。然后在她试图站起来的过程中好像扭了一下,啪的倒向另一个姑娘。

全场静默三秒后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那笑声撕裂沉默,很快和之后响起来的声音们一起掀翻了房顶。而那第一个啃螃蟹的人不用说,就是他大爷卡路迪亚。

part 3.

或许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一个人。

岚总是在笑,哪怕是一个笑点超低的笑话也能让她笑个不停,她总是看起来热情似火,就好像她的头发一样燃烧着,你从她身上读不到悲伤。

她拿着一把随手摘的狗尾草送给了卡路迪亚,在对方迷惘的眼神中慢条斯理的解释道:“我觉得这草跟你绝配。”然后自己当场笑翻。

在回宿舍的路上,她吐出一支桔梗,有些头疼的按压着太阳穴喃喃着狗尾巴挺好,然后将淡紫色的小花随手扔进一遍的花坛里。

part 4.

或许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如此喜欢他。

卡路迪亚的脸又黑了一整天,虽然在他的肌肤上这一高难度的色泽变化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但是从他身边的低气压也能猜的出来他的脸肯定比平常更黑。

你问我为什么?当然是因为那个红发的中国女孩呀。

今天那个令人费解的混蛋又给自己塞了一把草,不知道是从哪儿揪过来的杂草,他在希腊从未见过长相如此奇怪的草。

他将这把草塞进小瓶子里,揉揉它们毛绒绒的顶端。挺好玩的,他想。要是再来一把,这个瓶子就满了。

他突然有点期待明天了。

然而姑娘再也没送给他草了,他有些遗憾的看着小瓶里插/着的狗尾巴们,将随手拔出来的杂草塞了进去,没有她的好看。于是他又拔了出来,留下姑娘毛绒绒的杂草在瓶子里萎靡的生长着。

part 5.

或许她一直知道,暗恋远比明恋更加可悲。

第二十八天,与他相遇的第二十八天。

她艰难的将玫瑰花苞从口中拔出来,玫瑰还没成长开花,它的茎叶死死攀着自己的喉咙直向下,每一次试图的抽取都仿佛将要把五脏六腑从体内一起拔除一样。疼痛与强烈的呕吐感迫使她扶着墙壁软到再地,静静地,她吐出了玫瑰。泪水挂在她的腮帮子上不愿滑下去,她就这么躺在地上,蜷缩了起来。

“卡路迪亚……”岚沙哑的声音随风飘去,好不容易盛开的玫瑰被随意的丢弃在一旁,玫瑰妖娆的绽放着,用血液浇灌般的红艳,转眼间便无声枯萎。

part 6.

或许他该知道,狗尾巴的意思。

第四十九天,他来到了这里。

他踏过枯萎的矢车菊,鞋跟与花瓣摩擦发出刺耳的悲鸣。

这是失败者的残枝败叶,在它们的中央维护着面色惨白的姑娘。

“花吐症,暗恋者的无可奈何。”他轻声说着,像是怕吵醒了看似沉睡的姑娘。

“潜伏期十五天,病症开始后的一个月竭力而死。”他抚摸着姑娘如纸一样白的脸和她火焰般的头发,然后将她口中残留着的枯萎清了出来。

它们没了养料,却还在拼命成长

“岚子很爱我啊。”他感叹着,将自己的唇印上对方干枯的唇瓣。

“中国女孩告诉我,狗尾巴草的花语。”他从大衣的口袋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把干枯的狗尾巴草,放在了姑娘的胸前。

“岚子真过分啊,我可是很认真的相信了那玩意是一堆杂草啊。”他笑的肆意,从另一边拿出零星几朵玛格丽特,纯白色的小小花朵被他装饰在姑娘的发间。

“我也爱你。”他笑着吐出一朵幽雅的矢车菊,花朵随意的落在了地上,瞬间干枯。

“感谢雅典娜让我遇见了你。”他将姑娘的脑袋放在自己的颈边磨蹭着,闭上了眼睛。

part 7.

或许所有的结局都不一定美好,但遗憾与悲伤却不属于他们

岚费力的睁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花吐症的症状消失了,她好像特幸运的活了下来?

嗓子里没有了平时的疼痛与呕吐感让她有那么一瞬的不习惯,然而等她睁开眼后卡路迪亚放大了数倍的俊脸成功的把她给吓懵了。

“……我果然死了吗啊哈哈哈。”岚的眼睛四处飘着,她拒接接受一睁眼就看见男神把手指放在口里玩/弄着他自己的舌头。

“卡路迪亚?”她瞟了半天没忍住想问问。

卡路迪亚现在整个人也是懵逼的,岚醒时,他正用手指努力的拔出一朵卡在嗓子里的花,而就在他辣手摧花催的挺开心的时候(并没有)岚醒来了,并目睹了一切过程。于是他的大脑成功当了机,牙齿下意识这么一合就咬到了还没有取出来的手指。

“嗷!!!”他惨叫一声,看的一旁的岚下意识揉了揉手指,妈个鸡看着就疼。

“诈尸了?”他一脸惊悚的看着躺在他腿上的人,矢车菊花瓣趁机从他口中溜了出来糊了岚一脸。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醒过来了还真是抱歉。”她嫌恶的将脸上沾着口水的花瓣抹了下去,抱着卡路迪亚就开始蹭。嗯不错,干净了。

“醒了就给我解药。”卡路迪亚也不在意,揪起女孩的头发低头就是一个吻,将她的所有疑问都堵了回去。

“别说话,先接吻。”卡路迪亚说,宝石蓝的刘海完美的遮住了他一闪而过的狡诈。



【end】



“花吐症,暗恋着的无可奈何,而解药,便是两情相悦的一个吻。”黑发的女孩拿着此次论文的研究题目,轻啧一声“令人不爽,充满恋爱的酸臭味。”

“阿轩?”丹凤眼的男子莫名的看了黑发姑娘一眼“走啊。”说着,他转身便走了

“诶?青玄等等我啊!”女孩大步追了上去,将口中的玫瑰嚼的粉碎又咽回了胃里。


【真·end】



评论
热度(3)

2016-03-2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