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神殿】世界上最帅的勇者

群内企划,多年前的报名表被我翻出了!
祝你生日快乐啦世界上最帅最酷的幽冰小姐
在道德经山水画歌唱比赛金宝生贺的重压之下我竟然还能给你码这么多字,跪着感谢我!
@幽冰
睡了睡了,有bug再说。
除了青轩全员友谊向
嘴角疯狂上扬.jpg




















  幽冰是个勇者,这是整个世界都认定的事实。勇者很帅,这是整个世界都不可否认的事情。而帅气的勇者今年刚满十八岁,她背着一个简易的背包,被欣喜若狂的村民们迅速赶了出去。
  “幽冰啊,你是被世界认定的勇者,所以赶快去大陆的最西端将一直盘踞在那里的魔王给消灭吧!”村长一张布满褶子的脸笑开了花,他将抢了半天还是没有抢过来的苹果推入了幽冰的手里,顺道将她也推出了村子。
  “祝你好运啊,我们的希望!”一个村姑用着她洗到发白的小花围裙擦擦并不存在的泪水,紧紧抱住了刚从幽冰手中夺回的母鸡。那母鸡见它终于被主人抱了回来,有气无力的咕咕几声,抬起鸟喙理理所剩无几的羽毛变卷成一团歇下了。
  “那个,你们不考虑考虑送我一些东西吗……比如干粮什么的?”勇者从她乱糟糟的黑发上扒拉下来一根鸡毛,继续盯着那只母鸡看着。
  这个烤起来应该多加点盐,它太活泼了。勇者如是想着,直到母鸡被她盯着再度一抖,才悠悠的收回了目光。
  “孩子,你要相信你是天生的勇者。这点困难对你来说不过是上天的考验。”村长友善的盯着她,其他村民也十分上道的乘着村长顶住这位无恶不作的勇者时迅速的回到了自己小小的农舍,连窗子也不留的将门大力的关住。
  幽冰歪头看了看瞬间便没有人的村门口,有些忧郁的用还不怎么上手的剑在村门口刻了几个字。待她走远后,有几个大胆的村民向门口一看,瞬间便昏厥来过去。可见那杀伤力之高,是村民怎么也抹不平的存在。
  勇者随意的抛着从村长那里抢来的苹果,红到发黑的苹果也随意的自由飞翔,最终消失在树冠之中。她也不去找苹果飞到了哪里,而是在这里盘腿坐了下来对着树冠问
  “还不下来吗?”
  树晃了晃没有回应,她也不恼,靠着树边随手抛着剑,抛着抛着就将剑扔了出去。顺着闪着寒光的剑锋看去,剑尖挑着一个果核一同扎在另一颗树上。
  “真是不得了的勇者小姐。”树冠抖了抖,抖出一个灰色头发的精灵出来。她乘着风轻轻落地,竟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
  “真是位美貌的精灵小姐。”黑发的勇者笑弯了眼,她起身将剑拔了出来,甩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将上边的果核甩到一边后入鞘。有些苦恼的蹲在果核旁给来人讲道:
  “你吃了我唯一的储备粮。”
  “不是你给我的吗?”精灵小姐大吃一惊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谁说要给你啊?”勇者小姐眉头一挑表示这个锅你必须背,见精灵小姐还有话要讲,便说想知道是谁在她出了村后一直跟着自己,精灵小姐闻言只能摸摸鼻子背下了这个锅。
  勇者都是这么无赖吗,当时的她是这么想的。
  “我叫轩,是一位花精灵。”名叫轩的精灵小姐如是讲到:“听说你是勇者,我便从遥远的南大陆赶来,想要祝你一臂之力了。”轩理了理自己洁白的长裙,将背上藤蔓缠绕而成的长弓放在一旁,把头顶的花环摘下来放在了幽冰的头上。
  那是曼珠沙华做的花环,火红的石蒜花在微风中舒展着她的身子,张扬的花瓣勾起幽冰的缕缕黑发。
  “如您所见,我是一名弓箭手。”她矜持的点了点头,精灵不同于常人的尖耳朵抖了抖,似乎有些不适应失去一直戴在头顶的花环。
  “幽冰,我是一名勇者。”勇者小姐也同样不适应的摸了摸花环,她不敢下手太重,似乎稍微重了点就会碰坏这些娇弱的花儿一样。
  精灵小姐看着她的样子不自觉笑出了声,她将花环稍稍向下拉了点以盖住勇者的额头,再以唇覆盖眉心上的艳红花朵。花环化作点点星光,不敢做多停留一样的迅速融进了幽冰的身体。
  “精灵的祝福,您将拥有无以伦比的力量。”轩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笑着开口,她将弓箭背回去,转身的瞬间却措不及防被人摸了把手。她茫然的看着幽冰,被送了声口哨。
  “手感不错。”勇者小姐有些流氓样的笑着,她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来回摩擦着大拇指,似乎是回味着刚才的手感。
  “请不要如此轻浮,”轩不赞同的皱眉“我已经有了爱人。”说着这句话时的精灵小姐有些害羞,白皙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色。
  幽冰再次吹了声口哨,她将勇者之剑当挑担往肩上一扛,道了声走了,便径自出发了。
  时间是三天后,她们已经在这个森林里迷路三天了。期间啃过无数山果,她们还因为哪个果子更加好吃而吵过一架。
  “所以说!”幽冰将剑扔到一旁坐了下来 ,轩知道这是她不想走了,于是跳上了幽冰身旁的那颗树上,拿出一个红色的果子开始吃了起来。
  “你不是精灵吗!精灵会在森林里迷路吗!”幽冰见轩不理她,有些生气的踹了一脚树,引得树上的精灵小姐不得已只能选择扔了果子抱住树。
  “我又没来过这里,再说了这个世界上有路痴的精灵有那么不好理解吗!”轩见那个红色果子已经落入幽冰的手里只得无奈偏头,灰黑色的发丝挡住了她发红的脸颊。
  “不好理解,超级不好理解。”幽冰啃着果子口齿不清的回答着,她的声音带着无法避免的笑音更是使精灵小姐砸下了另一个果子。
  “吃你的,别说话。”精灵小姐拒绝听你讲话并对你使用道具[红色的果子]。
  幽冰捡起另一个果子在衣服上随便擦了擦又啃了起来。她将吃剩的果核随手一扔,不想从一边的丛林里传来了小声的呜咽。她啃着另一个没有吃完的果子随手拔出插在腰侧的剑,对着草丛用剑柄捣了捣。
  “你竟然敢打我!”一个红发的猫耳少年拿着刚才幽冰扔掉的果核砸了回去,被一直在树上警惕的轩一箭钉在了树上。她扭头想对幽冰说点什么,不想幽冰扔了只吃了一半的果子竟然开始揉起了猫耳朵。
  “……”我不想管这个智障了。by万分无奈的精灵小姐。
  “兽人诶,我第一次见活的兽人!”幽冰一边撸猫一边感叹,猫耳朵兽人似乎被撸懵了,他本能的发出被撸舒服的呼噜声蹭了蹭幽冰的手,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的尖叫道:
  “你他妈的撸猫不洗手!”
  一旁的精灵万分无奈表示问题是这个吗!
  在混乱终于停止之后,红头发的兽人皱起他的眉毛,他一边防备着对着他的耳朵蠢蠢欲动的勇者小姐一边面向二人自我介绍:
  “我是兽人族首领的小儿子,奉命来跟随勇者学习。”
  她们发现小队里终于加入一个正经人。
  “对哦,这是个消灭魔王的勇者小队。”
  精灵小姐恍然大悟,她嫌弃的看了一眼身为勇者的幽冰,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笨蛋阿轩,我给你把翅膀揪下来哦?”
  勇者小姐拿起剑对着精灵小姐,于是精灵也绷起弓箭对准她开始新一轮的互怼。
  “蠢幽冰,我吃掉你哦!”
  “哈,储备粮阿轩,受我一咬!”
  这就是,独属于勇者小队的日常。也是委委屈屈的猫耳朵.被逼成为刺客.岚所要面对的悲惨未来。
  自从队伍里有了岚之后她们飞速出了森林,对此岚表示这两个笨蛋小姐不过是在原地转圈圈而已,她们甚至能在距离出口只有一百米的地方拐回去!
  崩溃的刺客先生恨不得喵生重来一次。
  “所以,现在要去哪里啊?”
  轩将盐一点点洒在岚抓来的野鸡上用篝火烤着,她无意抬头,看见身前两个流着口水的两个小动物。
  “去找更多的伙伴,大概?”
  岚擦擦口水,他的眼睛直愣愣盯着烤鸡呐呐的回答着,他擦口水的速度甚至比不上流口水的速度。
  擦一擦擦一擦,篝火快让你浇灭了谢谢。
  “找一个法师吧!”
  幽冰勉强将视线从烤鸡上移开,她闭着眼睛开始辨认轩的每一个动作,终于在轩烤好从火上移下来的那一瞬间比岚更快的扑了过去将肉叼在口中。
  你是勇者不是狗好吗!
  轩看着委委屈屈的岚和被烫的直吸气的幽冰,她觉得自己可能是一个假的精灵。
  “说起来,你一个吃素的精灵怎么会烤肉啊?”
  幽冰将鸡腿从鸡上扯了下来,她恶趣味的把肉从岚面前绕一圈后又在他渴望的眼神中慢条斯理的啃着。
  轩撑着脸看她啃的香甜,不自觉的轻声笑起来。
  “我爱人喜欢吃,我就去学了。”
  她似乎陷入了什么甜蜜的回忆,金色的睫毛如蝶翼一般轻轻颤了起来。幽冰与岚也不去打断她的回忆,他们这是第一次见到精灵小姐笑的如此开心。
  不,幽冰忽然想起上一次提起她的爱人时精灵也如此笑着。
  “我们去海边吧,我有一个人鱼朋友。”
  轩用树枝扒拉着篝火,将不知什么时候埋下的一团泥土给拨了出来。她拿起一片芭蕉叶将这团土包起来,然后将它摔在地上。
  “肉味!”
  岚疯狂的扑向那个被叶子包住的土疙瘩,从里面寻出一只烧好的鸡。
  “!!!”
  幽冰扭头看笑容狡诈的精灵小姐,得到对方更加灿烂的笑容。
  “亲爱哒创造出的独家秘方,你看岚子舍不舍得跟你分享吧。”
  精灵小姐洋洋得意的说道,这次轮到幽冰用渴望的眼神盯着凶狠啃肉的岚了。
  “一边去。”岚抽空回答她。
  “假的友谊,怒摔剑!”幽冰只好乖乖啃自己的烧鸡。
  人鱼小姐的地理位置正好在他们讨伐魔王所经过的道路上,他们在西海岸停下脚步,精灵拿出挂在她脖子上的海螺装饰,对着尖端轻轻吹了起来。
  海螺中并没有传出声音,却牵引着周边的海面摇晃起来。海浪接连而起,白色的浪花分割开接连着的海天一色,它们在中央席卷着碰撞起来,最终形成一个漩涡。
  海蓝卷发的人鱼立在漩涡中间,她的鱼尾逐渐分成两半,最后又渐渐化成了两条细长的腿,如贝壳般的蓝色鳞片覆盖在她腿的两侧逐渐凋落,露出下面嫩白的皮肤。
  她睁开眼,轻快的走向勇者小队。
  “收收口水,海洋不需要你们的污染谢谢。”
  精灵一边一巴掌扇上左右两边的人和小动物,她收回手拥住了向她伸出手的人鱼小姐,得到了对方爱意的一巴掌。
  “你还知道来找我的啊!”
  人鱼小姐给了精灵小姐一个过肩摔,被精灵拉着手将她一同摔倒在地。
  她们在沙滩上打了起来。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凶残吗?”
  岚大为失望,拉着幽冰蹲在一旁看着她们神仙打架。
  “我不是啊?”
  “我靠你是女的?”
  幽冰活动活动手指,对着岚温柔一笑。
  勇者小队的第一场斗殴送给了内斗。
  “阿轩,你的头发……”
  人鱼揪着精灵的一缕灰黑色头发满目忧伤,幽冰再去看发现她眼中不过是恨铁不成钢。
  “怎么发质这么差,以后千万别说我认识你。”
  精灵小姐的发质虽好,但与人鱼小姐的海蓝发色比起来就如同枯草一样杂乱无章。
  幽冰凑过去执起一缕发丝同自己比较,发现她的头发似乎比第一次见面起来更加灰暗了。
  “阿轩,你的发质连我都比不过。”
  她大声嘲笑着精灵小姐,兽族少年似乎也想凑过来比较,被黑着脸的精灵按到了一边的海水里。
  “你是魔王吧!”
  幽冰看着湿漉漉的,瑟瑟发抖的岚后退了两步,离开面前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不详气息的精灵。
  “嘻嘻嘻,本小姐就是世界第一可怕的魔王,恐惧吧,颤抖吧!”
  暗色头发的傲慢精灵优雅的抖了抖裙子上的沙粒,如天鹅般扬起脖颈得意洋洋的笑了。
  然后他们忍俊不禁,一同在太阳落下的冰冷沙滩上欢笑起来。
  前往魔王所在的城堡途中路过精灵的地盘,他们在远方眺望着那颗孕育着精灵的世界树。
  似乎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又不过只是起了风,世界树在他们经过的时候轻轻摇起了坚硬无比的枝干,它僵硬却又坚定的摇晃着翠绿的叶子,越摇越用力,到最后干脆疯狂抖动起来。
  “世界树这是怎么了?”
  岚皱起眉,他将匕首抽出来移到了队伍的最后警惕着。
  “什么怎么了?”
  来自人族小村庄的幽冰疑惑起来,她一圈儿看过周围人的表情,发现他们的表情大不相同。
  轩拧着眉,她的眉宇间似乎充满了忧伤,而她的嘴角则挂着释然的笑容。冷晞只是盯着轩不说话,她脸上一直挂着的微笑被收敛住。而岚则将她们全部护在身后,警惕又烦躁的看着世界树的方向。
  “走吧。”轩最后长嘘口气,她拧起来的眉毛舒展开,温和的笑了:“它只不过是感受到故人来了。”
  他们忽然想起来面前这个人是个精灵来着。
  “稍等片刻!”
  身后有人唤住他们,幽冰回头,发现那是一个棕发的木精灵拉着一个头上带着紫苑花环的姑娘急忙赶来。
  “殿下。”
  他喘匀气,恭敬无比的对着面前一直不肯回头的精灵小姐行礼。
  “阿冰,你是来干嘛的?”
  精灵小姐把玩着自己枯燥的发尾,将灰黑色的发丝缠绕起来打着圈儿。
  “世界树让我像您来道歉。”木精灵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他将瓶子递给身旁的黑发姑娘,姑娘将瓶子递给不愿回头的精灵小姐后又从麻布做的裙子口袋中抽出一条手帕递给了她。
  幽冰侧目看去,发现轩并没有哭泣,她只是倔强的盯着前方空无一物的草坪,几乎要把她碧绿的眼球给瞪出来一样死死瞪着。
  她忽然发现,两个姑娘的发色似乎相差不大?
  轩接过那个玻璃瓶沉默良久,她双手合十握着瓶子低声念着精灵语,古老漫长的咒语随着她轻柔的声音一点点出现在掌心,她将手中的玻璃瓶高高举起,半透明的咒语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逐渐缠绵成一个首尾相接的圆圈。
  光芒越来越刺眼,幽冰眯着眼睛不再去盯着面前的精灵,她似乎看见精灵的发色逐渐褪成轻浅的铂金色。
  精灵手中的瓶子发出清脆的碎裂声,玻璃瓶中透明的液体猛然炸裂开,它们恋恋不舍的环绕精灵一圈,最后全部钻进了勇者的长剑当中。
  “阿轩,你!”
  木精灵猛然上前,他被白裙子的姑娘抓着胳膊拦住了,而精灵小姐则噗的笑出了声,她揉揉发红的眼角调笑身后的木精灵。
  “我就说你什么时候开始酸兮兮的喊我殿下啦。”
  她还是不回头,将手中的玻璃渣用叶子包裹着让它们被土地掩埋。
  “你烦死了。”
  木精灵扬起头,他向后一躺带倒了黑头发姑娘。
  “人家小姑娘跟着你真不容易,小姑娘,你叫什么呀?”
  “紫苑。”
  幽冰发现轩似乎想要回头瞅瞅,然后又克制住一样只是动了动僵硬的脖子。
  “阿冰,她跟你可真是天生一对。”
  她最后这样感慨。
  “我也这么认为。”
  阿冰最后一次跟她说话。
  魔王居住在西方的尽头,与龙岛相距不远的地方。
  从远方便可看见那悬浮在半空中的岛屿,岛屿上是用黑色矿石搭建成的城堡。城堡尖端高耸入云,他们站在一座山上茫然的看着那个空中岛屿。
  “所以说,咱们应该怎么办?”
  精灵小姐纠结的看着她的翅膀,她抖动了一下发黑的翅膀后又抬头看了一眼空中岛屿,干脆的收起了翅膀。
  “你的翅膀只是个摆设吗!”
  勇者小姐怒吼,她扑过去抱住精灵小姐想要她把翅膀再显现出来揪住它们,被人鱼小姐与猫耳少年拉扯住了。
  “这么高,阿轩也拉不住咱们啊。”
  “是啊是啊,我们可是有四个人啊!”
  勇者小姐只得松了手,她抬头看了看距离遥远的城堡,又环视四周一圈,眼珠一转又将主意打在了精灵小姐的身上。
  “阿轩,你是不是一个弓箭手。”
  勇者小姐抬手勾住了精灵小姐的肩膀,而精灵小姐则是抖了抖身子,将一身鸡皮疙瘩给抖了下去,她拿开勇者小姐的手摇了摇头,又躲开来自勇者小姐的致命一击。
  “别想了,我可不能用箭将它射下来。”
  “要你何用,要你何用!”
  人鱼小姐与猫耳少年再一次扑过去拉开前方打架的两个人。
  “……姐姐大人?”
  来自后方的清冷男声阻止了他们的混战,幽冰扭头看去,一个身影修长的男人略带惊讶的看着他们。
  “好久不见了,清明。”
  精灵小姐拍了拍刚才被勇者抓皱的衣服,她在尝试着努力撸直那块布料失败后才无奈的站直身子。清明加快步伐伸手拂过那块布料,布料在他的手下乖巧的柔顺平直,仿佛方才一直皱着的不是它一样。
  “你懂的魔法范围真是广到不得不令我佩服啊。”
  轩叹了口气,她手指轻柔的将清明鬓边的碎发聚集在一起,一朵曼珠沙华替代她的手指将那些发丝固定在他耳边。
  “如果我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我又怎么会如此无力。”
  他也伸手,手指划过侧脸的黑色蛇鳞一路向上触碰到石蒜花朵的花瓣,娇小细长的花瓣在他不自觉加重的力道中瑟瑟发抖,直到手中的花瓣被他抠下来一小片,细碎的花朵碎片镶嵌在他的指甲中他才木然回神,看着那细碎的残片不知所措。
  “它来自地狱啊,姐姐大人。”
  黑发的青年如是说道,他将那枝花从鬓边取了下来,任由碎发随意的飞舞在空中。偶尔有发丝从他碧色的蛇瞳边飞过去,又被他用火红的花朵缠绕起来。
  “纯洁之花是花,淤泥缠绕之花也是花如此,来自地狱的花朵而已。”
  他们说着一些不知所云的话成功让身边的小动物们懵了圈,岚揉揉自己冒着星星的眼睛,终于忍不住发问道:
  “你们王族说话都这么嗯……哲学吗?”
  幽冰也在一边点头,她赞赏的看了一眼岚,于是岚也亲切的回望一眼她,伸手捏住了她的脸颊。
  “总感觉你在说我坏话。”
  有着小动物直觉的猫妖少年是这样说道。
  “不来自我介绍一下吗,这位羽蛇先生?”
  勇者小姐揉揉被捏的通红的脸颊,终于忍不住打断了面前二人的哲学讨论。她向来讨厌这些不知所云的贵族腔调。优雅的排比句,充满诗意的话语?一切都不如眼前的难题重要。
  “所以我们到底该如何前往魔王的城堡?”
  羽蛇先生似乎瞥了一眼勇者小姐,他微微动着唇似乎说了句什么,然后又移开了视线专心盯着眼前黑头发的精灵小姐。
  勇者小姐哼了一声,她清楚的看到了那条蛇对着她说了一句人类,似乎人类在他眼中是如何低等的存在般的厌恶。
  看看看,就知道看,再看人家也不是你的。
  勇者小姐在心中大力的继续哼唧,她的脚下不住的来回狠狠踩着一个小石块,然后将它踢向了精灵小姐。
  “阿轩,问他。”
  面对精灵小姐疑惑的目光,她口气不好的继续哼唧着。
  “啊?哦……”精灵小姐明白过来,她拢了拢头发将它们放在一侧,伸手摸了摸心情不好的羽蛇先生笑眯眯的开口。
  “清明,你能够帮我去天上的那座岛屿吗?”
  清明摇摇头,他拿出一片赤色的龙鳞放在轩的手心。
  “琳子可以帮助你。”
  “谢谢啦。”
  精灵小姐收下龙鳞,她似乎有些纠结的看着火红的鳞片,又叹了口气摇摇头。
  “非去不可吗,我们都在想办法。”
  “非去不可呀,前方即是地狱,地狱开满鲜花。”
  又来了又来了,不知所云的话语,充满不幸的语言。
  幽冰忍无可忍的挠挠头,她哀嚎一声冲向轩的身后,又在经过她的身侧时小声嘱咐。
  “最后再告个别就走啦。”
  她这样说道,如同夜晚星空一样的眸子一点一点暗淡下来看着前方的岛屿。于是面带惊讶的精灵小姐也柔和了面庞,她尝试着露出一个笑容,终于自然又开怀的笑了起来。
  “再见了啊,小清明。”她的眼睛似乎是晕开石青的水面,泛滥着点点光芒。“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王啊。”
  是的,我可以的。
  清明也尝试着勾起嘴角,他努力拉起僵硬的面部肌肉来回给轩一个微笑。
  “我会的。”
  因为我有一个十分优秀的榜样啊。
  “再见了,姐姐大人。”
  他闭上那双如死水一样不泛波澜的眼睛,转身走向了远方。
  在那之后,祝您晚安。
  待到他们已经看不到那个黑头发羽蛇之后,勇者小姐迫不及待的转过头抢过精灵小姐手中的龙鳞研究着。
  “这玩意要怎么用啊,这样吗?”
  她毫不犹豫的掰断了那枚看起来坚硬异常的鳞片,在目瞪口呆的人鱼小姐与猫耳少年面前无辜的展示了自己毫发无伤的双手。
  “我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够徒手掰断龙鳞!”
  博学多才的人鱼小姐迅速收拾好表情,她在掩饰一样的解释过自己的失礼之后又充满好奇心的去看勇者小姐的双手。
  而精灵小姐则是赞赏的看着勇者小姐,她指着身后忽然起风的地方提醒道。
  “龙来了。”
  全身赤红的龙族从天而降,她瞪着如铜铃一样的金色眸子看向勇者一行人,最后用她几乎要喷出火焰的龙嘴对着他们怒吼。
  “又是哪个傻瓜掰断我美丽的鳞片!”
  他们一致将勇者给推了出去。
  ???
  “好兄弟,我会记住你的牺牲。”猫妖少年感动到哭泣。
  “蠢也是有限度的。”人鱼小姐冷漠道。
  “上一次我被追杀了十八条街。”精灵小姐希望她做好心理准备。
  “一定是因为我太帅了,所以上帝特意安排几头猪来拖我后腿。”勇者小姐自我安慰。
  “人类?”
  龙族嗅嗅她,然后一个转身变成了一位张着翅膀的小姑娘。
  “我讨厌人类。”
  她用无感情的金属眸子看了面前的勇者小姐一眼,随后转身过去背对着她。
  “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她不知在对谁说着,人鱼小姐接住了她的话语。
  “请求您带我们前往空中的岛屿。”
  “可以是可以,不过……”龙族少女话锋一转,她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中摸出一个麻袋来套住勇者小姐,终于吐出一口浊气扑过来抱住了人鱼小姐。
  “你们要来陪我玩喵!”
  喵。
  幽冰一边挣扎着从麻袋中露出头一边在内心疯狂吐槽,待到她成功把头从麻袋里拔出来,发现外面已经决定好应该怎么办了。
  “所以,冷晞和岚子来陪我玩,人类和轩就去空中花园吧!”
  超兴奋的琳一手冷晞一手岚转了个圈,她在看向幽冰时又立马冷静下来。她拿出一个羊毛毯子递给轩,再示意轩将毯子给幽冰。
  “待会我带你们上去的时候,人类记得踩在毯子上。”
  她无比嫌弃的说道。
  人鱼小姐和猫耳少年留在山头等待,精灵小姐拉着怒气冲天的勇者小姐踩在了龙族姑娘的爪子上,由她带着她们前往最后的场所——魔王的城堡。
  “再见啦,挚友。”
  精灵小姐冲着人鱼小姐挥挥手,于是人鱼小姐也勉强提起手冲着她的方向摆摆手。
  永别啦,挚友。
  龙小姐带着她们停在城堡前,她飞速的将二人丢了下来,不情愿的在门前磨磨爪子。
  “讨厌,充满了肮脏的气味。”
  就在她嫌恶的吐舌头时,一脸坏笑的勇者小姐凑近了她。
  “你好像很讨厌人类。”
  勇者小姐虚伪的笑着,得到了率直的龙族小姐大力点头。
  “人类都很讨厌,他们比我们还要贪婪,比世界任意一个生物都要虚伪,满脑子坏主意。”
  “对啊。”
  勇者小姐跟着点点头,她冲着傻傻的龙小姐邪魅一笑,脱掉了手上绑着的羊毛毯抓住了她的手腕。
  “什么,人类?滚一边去,别碰我!”
  龙小姐拼命挣扎,却被勇者小姐按在地上挠着痒。
  “松手,虚伪的人类,坏人!”
  “对啊,我就是坏人嘻嘻嘻嘻。”
  “我错了,松手松手!喵!”
  最后浑身无力的龙小姐哭唧唧的躺在一边,她浑身散发着黑色气体开始碎碎念。
  “不可能,竟然被人类按在地上摩擦,假的假的假的,呜呜身上全是人类的臭味好难过喵。”
  起来面对现实吧,喵。
  “最后我就不跟你们过去了,怎么走反正你们都知道,我就在这里等着她。”
  龙小姐缓过气后说道,她一甩尾巴安静的蜷缩在一边,合上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在她们走之后,龙小姐才勉强睁开半边眼睛嘟囔着,然后扇扇翅膀将头扭到另一边。
  所以我才讨厌人类,龙小姐小声嘟囔着。但是这个人类,勉强不要讨厌得了。
  于是勇者小姐和精灵小姐继续前进。
  魔王的城堡只有一条通道,白色的大理石铺满了城堡的地面,墙壁上也镶嵌着工艺精美的油灯来照亮道路。
  她们一路前行,这里到处都盛开着肆意生长的曼珠沙华,偶尔能从墙壁上看见枯萎的藤蔓。一些尚未盛开的花,或者是已经盛放过的花朵都在这里枯萎死去。
  她或许能够想象到这里曾有着何等风采。
  “笨蛋精灵,还没到吗?”
  “性急的傻瓜勇者,就快了。”
  黑头发的精灵面带微笑着伸手推开了门扉,她似乎是头一次在勇者小姐面前展开她的翅膀来飞翔,灰黑色的 脆弱不堪的翅膀在撑到她来到那高大龙骨的面前后变碎成了几片,她却不管不顾,手指轻柔而珍重的抚上骷颅的头颅。
  “我来看你了,亲爱的。”
  精灵小姐如墨色漆黑的发丝随着她磨蹭着骷髅头的动作被搅得乱糟糟的,随后轻吻上骷髅的侧脸。
  “你等等我,再等等我就好。”
  精灵小姐将头转向勇者小姐,她将背上的长弓随手扔在一旁,纤细锋利的箭也哀嚎一声,从中间断开了。
  她拿起插在地面上的黑色权杖,权杖顶端的血红宝石随着她输入的魔力逐渐发出刺眼的光芒来,她将像是饱饮了鲜血一样的权杖对准打哈欠的勇者小姐,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所以,你还有什么想要留下的遗言吗,勇者小姐。”
  “小说里的开场白怎么说来着,你就是毁灭世界的大魔王吗,你竟然欺骗了我这么久,震惊。”
  “你可不像是震惊的样子啊,真是令人苦恼。”
  精灵,不,魔王小姐看起来真的非常苦恼的揉揉她尖尖的耳朵,她用另一只手揪起一缕头发打着圈儿,勇者小姐几乎要去掏口袋里的红苹果了,然后她想起来因为麻烦的原因她将所有食物都丢给了猫耳少年。勇者小姐只得转手摸摸鼻子,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傻的魔王。”勇者小姐叹口气。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魔王的,震惊。”装作很震惊的魔王小姐。
  “第一次见面就发现了,你的手,根本不是拿过弓箭的手。”勇者小姐敬职敬责的解释:“常年拿着弓箭的话,虎口与拇指食指指腹都会有磨出茧子,而你的手上却没有。”
  “啊呀,还真是好久以前就漏了陷啊。”魔王小姐叹口气,她扭动扭动僵硬的手腕,移开了权杖。
  “不止,更早的时候,我就见过你。只是你忘了而已,笨蛋阿轩。”
  她认真的看着站的笔直的轩,终于提起了僵硬的嘴角。
  “你还记得,你把你的花环给了我吗。”
  是在更早更早之前,不得不离开精灵族的你在那个小小村庄遇见的那个小姑娘。
  “我记得,但是我再次去寻找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你已经死了啊?”
  “那是我从那里逃走了而已。”
  幽冰嗤笑一声,她闭上眼睛不愿再去看轩脸上的假笑,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所以说你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收过你的花环了,为什么还有一个?”
  轩不理她,也自顾自的说着话。
  令人不爽,又不得不听的真相。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都不喜欢人类吗,是因为这些肆意猖狂的魔物就是源于他们啊。”
  曾经的曾经精灵女王有一位来自龙族的爱人,她深深的爱着那位英俊潇洒的龙族少年,却因信仰不得不放弃这段感情。
  啊,尚未出生便夭折的脆弱感情啊,它被孤独的埋葬在恋人的心中。
  然而神明却并未放过内心动摇的女王陛下,他降下了神罚。
  身怀财富的龙少年被贪婪的人类所抓住,他们将自己研究出来的魔物放出来围住他。
  那些肮脏的生物在杀死龙少年后也并不满足,它们挣脱了来自人类教会的控制,开始在大陆各地游荡着,污染着,杀戮着。
  精灵族的世界树便是遭到了大面积的污染,在精灵的愁眉苦脸中,女王站了出来。
  “我将背负所有污秽。”
  她将所有的污秽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从此不得再见任何精灵,以免这些污秽会再次缠绕在别的精灵身上。
  “你是我最纯洁的百合花,最美好的白蔷薇。”
  龙少年曾经说过,但是现在的女王陛下已经催生不出百合花,白色的蔷薇也随着她前进的步伐一步一步枯萎在灰暗的墙壁上。
  “如今我深陷地狱,却能够拥抱你了。”
  她将最纯净的光明留给了一个眼神凶狠的小孩,女王伸出手抱住了骷髅的一根肋骨,火红的石蒜安静的呆在她的脚边,不再去打搅她的睡眠。
  “教会说选出勇者的时候我还很惊讶呢,所以我去看了看是谁有着如此的能力。”
  魔王小姐对她微笑,再一次举起了权杖。
  “你一定是世界上最不像勇者的勇者,笨蛋幽冰。”
  “你才是世界上最不像魔王的魔王,傻瓜阿轩。”
  “嘻嘻嘻,本小姐就是世界第一可怕的魔王,恐惧吧,颤抖吧。”
  “说错了,你连个正经精灵都不像。”
  是世界上,第一笨的蠢货精灵。
  “魔物已被尽数消灭,现在就剩最恐怖的大魔王啦,接受了我的百花花环祝福的你,一定能够成功消灭我。”
  “好吧好吧,拯救世界这种事,还得让勇者来。”
  幽冰举起剑,破破烂烂的刀剑在轩的微笑中化成一把长弓。通体秘银制作的长弓上雕刻着藤蔓与朵朵鲜花,她试着拉开如同弓弦一样的金色光线,宛如箭一样的光束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抱歉啦,世界树的祝福似乎只能用在弓箭上呢,拥有我的两个花环祝福,你一定能够成功。”
  “这样都不成功那确实是丢人丢到家了,说起来阿轩,你对人类是怎么看的?”
  “讨厌,顺便拯救一下也不想。”
  “也是……”
  “但是看见你之后,我才发现人类还能这么有趣啊。”
  那个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个苹果,却愿意用来安慰失魂落魄的我。多年前你倔强却又善良的样子,真是令人无法忘怀。
  “还不是因为你用饥渴的目光盯着我的苹果,吓到我了而已。”
  勇者小姐松开手中的弓弦,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中她看见了微笑却又无法控制眼泪的傻瓜精灵,以及她逐渐褪去污秽颜色的头发。
  长长的发丝逐渐褪色,从漆黑到灰黑,从灰黑到暗金,最后定格为浅浅的金。如同最为娇嫩的花蕊,又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着她前进的道路。
  那真是好久不见的颜色,如第一次见面一般的浅淡颜色,如百合花一般纯洁美好的女子取下灰暗的兜帽,她朝着浑身脏兮兮的幼童露出一个笑容,接过红色的果子安静的啃了起来。
  “善良的孩子,神会降下祝福于你。”
  精灵将珍重的百花花环带在孩子的头上,那是她所剩无几与精灵族相关的事物。花环的光点恋恋不舍的环绕着精灵一圈,最后全部钻进了小孩的身体,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轻了一圈,肚子也不饿了,刚刚被石头砸过的地方也不疼了。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她点点头,在精灵走后的第三天,终于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这个混乱的小村庄。
  虽然新的村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在刚刚升起的太阳面前,勇者小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一切都结束了。
  龙小姐将她丢在山头,人鱼小姐冲她挥挥手,猫耳朵少年不舍的转身,远方眺望着她的精灵少年与他的恋人小姐仍站在那里,不知所踪的羽蛇王应该会是一个好的王。
  世界依然在运转。
  幽冰回到了最初的小村庄,村庄门口她刻下的大字依然存留在那里,它们被珍重的保护在那里,旁边似乎还有着一个插着的木板。
  勇者大人真迹。
  她走进去看,村民还是那些村民,村里却似乎更加的富裕了。
  她看见村长笑眯眯的卖着苹果,他说我家的苹果可是勇者大人在路上一定要带的必需品。
  她看见养着母鸡的小村姑,村姑笑着喊到勇者就爱吃我家母鸡下的鸡蛋,临走时也要带着它们。
  母鸡被养的膘肥体壮,却在她经过时咯咯咯的叫个不停。
  路上的小孩扮演着勇者与魔王的角色游戏,有一个小姑娘哭着说不愿意扮演背叛大家的精灵女王,她想要扮演带着勇者大人冲向魔堡里帅气的龙族小姐。
  幽冰走出村庄,她深吸一口气后用剑刮花了她曾经写下的字,对着这个初次出发的小村庄认真的道了别,再一次的踏上了新的旅程。
  她的背后依稀可见那些被刮花的字样,勇者小姐用着不熟练的剑在地上一笔一画努力刻上去的话语。
  世界上最帅的勇者幽冰大人。

评论(32)
热度(24)
  1. 幽冰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转载了此文字
    世界上最帅的勇者打了个哈欠,潜入深更半夜打字不睡的阿轩家中,套她麻袋逼她吐便当。 狗粮吃了这么多,...

2017-11-20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