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all金】关于雄英的入学考

我的英雄学院paro
三水一金活动 @三水一金
本来还在想写什么,忽然想起来有一个没发出来的文和这次活动蜜汁www
大概是安金?

  雄英的入学考试向来神秘,每年只有在考试前一个小时他们才能得知接下来他们需要干些什么。
  本次的考官是由著名的英雄“大天使长”丹尼尔来担任,今天的他仍旧穿着一身白衣,以及几颗印在衬衣上的黑色星星。
  “欢迎各位来报考雄英的优秀才子,我是丹尼尔。”
  白发的男子优雅的操作着手下的屏幕,投影仪忠诚的将其内容播放出来。
  “请看好,这是你们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敌人。”
  他指向屏幕对着面前的学生们细细讲解起来。
  金的脑袋胡乱的点着,他本来想要同格瑞说说话的,又或者认认真真听一听面前的考官讲解考试内容。但是格瑞不肯理他,面前考官讲的内容又过于枯燥使得他犯起了困。
  他终于撑不住脸,倒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醒醒。”
  金被格瑞摇起来之后发现教室基本上快空了,他茫然的看着格瑞,得到了对方无奈的叹气。
  “入学考我们不在同一赛场,之后见吧。”
  格瑞将金的准考证递给金,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将金的准考证拿来收在自己那里,不然恐怕这张薄薄的纸怕是会被金的口水所淹没。
  格瑞看了金一眼,拿出纸巾递给金示意他将脸上的口水印给擦了。
  “一会乖乖跟着考官到考场别自己乱跑知道吗。”
  格瑞吩咐道,他深知自家发小的迷路本领。金点点头,擦了擦脸后将纸团成一团塞进了口袋。
  格瑞见他还是迷迷糊糊不由得加大手劲捏了捏他的肩胛骨,得到对方的呼痛声后才松了手。
  “考完试在赛场等着我,不许乱跑。”
  “还好有格瑞在我身边。”金对他笑道:“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格瑞见他傻兮兮的笑容也只能无奈叹气。
  真是个傻子,他在心里说道。
  “一会见。”
  他们互相道别,前往赛场。
  雄英的入学考试也相当不同凡响,现社会能将一个小型城市建设出并且只是用来一个小小的入学考的学校,怕是除了雄英再无别人了吧。
  金在三十分钟倒计时的声音中与众人一同冲进这个小型城市的考场中。他不急着先去得到考分,而是观察周围人的行动来猜测这次考题。
  毕竟在考官讲考题的时候他不小心睡着了嘛。金被机器人倒下而飞起的灰尘激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揉揉发红的鼻头丝毫不在意的想着。
  “矢量冲击!”
  他将一个试图攻击他的机器人打倒,终于飞快的跑了起来。
  从周围争抢着击倒这些机器人的考生来看,这些机器人似乎分值也不同吗?
  他躲过一个误放能力的攻击,又一次击毁了一个分值为三的机器人。
  雄英的入学考就这么简单吗?
  金在击倒又一个机器人后茫然的看着被他击倒的机械,他鼓着腮帮子戳了戳倒在地上的破烂机械。
  也太弱了吧。
  算了,他继续冲向前方,能多打倒几个是几个。
  说好的一起上雄英,可不能让格瑞小瞧他啊。
  他冲着离他最近的机器人喊道:
  “矢量冲击!”
  轰!
  金猛然扭头,他身后的楼层建筑物被巨大的机械人推倒翻在地上,杂乱的石块钢筋直冲冲的砸了下来。
  “这是隐藏分数吗?”
  他抬头看高大的机器人,跃跃欲试的想要同它比划比划,然而就在他想要放出能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臂上的肌肉已经在颤抖了,他了然,今日能力使用过头了。
  虽然很可惜,但只能放弃了。
  金在转身的一瞬间听见一声尖叫,他快速回头,只见不远处一个姑娘绝望的看着头顶即将掉落下来的石块,她捂住头忐忑的等着巨大的石头砸向她。
  不疼?
  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见一个金发的少年将她推开,石块正巧压着他的腿。
  “不,不是我的错!”
  她呜咽着后退,在能够爬起来的时候迅速的转身跑了。
  “诶,我有说是你的错吗?”
  金挠挠头发,他刚刚奔跑的太过着急不小心把帽子给跑掉了。他使劲推了推压在自己腿上的石块,发现根本推不动后只得放弃。
  刚才的分数应该够了吧?
  他不确定的想到,身后传来轰轰的机械声让他又一次回了头,巨大的机械人此时离他并不远了,甚至只要它挥挥手便可让金受重伤。
  这次会在医院躺上一段时间吧,希望格瑞不要生气。
  金闭上眼睛,等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若不是动动腿就能感受到被石块压制的痛感的话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天国。
  “你怎么样!”
  身前有人高声呼唤,他只得睁开眼睛看看是谁救了他。
  入眼是脏兮兮的白色衬衫,这人怕不是傻了才在雄英的入学考穿着最不耐脏的白色衬衫。然后是对方担忧的眼神,他手持双剑抵挡着机械人的攻击,还努力的回头探望着自己的情况。
  “喂,你先走吧,影响你得分就不好啦!”
  金冲他摇摇头,他不知道如何跟这种内心充满正义感的人说话,这会使他想起一些人来。
  比如他早已逝去的姐姐。
  真正的英雄会是什么样子的,像姐姐那样吗,像面前这个人这样吗?
  他们都是一样的,不自量力的想要帮助每一个人,哪怕他们没有向他求救,哪怕他们倔强道不需要英雄的帮助。
  就像面前这个人一样,明明连一个机器人也打不过,却还要分神想要帮助他。
  金听着身前这个人压抑的怒吼与尖锐的质问忍不住揉了揉鼻子,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姐姐捏起拳头教训他的样子。
  好吧,不能再这样偷懒下去啦。
  他抽了抽脚,开始使出全身的劲儿来推这块压着他的石板。
  再这样下去,姐姐该生气啦。
  他狠狠地将石块扔到一边,伸出手使用另一个不怎么常用的技能限制住机械人的动作,从另一只手掌心中的黄色箭头缠绕住那个脏兮兮的棕发少年使他不要摔进钢筋里。
  “喂,你没事吧,”
  他拖着被砸断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到这个人身边,将他拉了起来问道。
  “谢谢你救了我。”
  那人的站起来,摸着他脏兮兮的脸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才是,我的个性今天使用的太频繁了,还好有你给我争取了时间缓了下。”
  金朝着他吐吐舌头,对方红了脸推辞。
  “真是抱歉,在下的修行不够,还需要被保护的人来前来帮忙。”
  “哪有,如果不是你,我可就死在这里了。”
  他们相视一笑,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身后的机器人适当的动了动表示存在感,他们终于想起来自己还在考试,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的个性只能绑着他,不能破坏他。”
  金说着说着忽然想起来他还尚未自我介绍,于是又补了一句话简单介绍道:
  “我是金!”
  “安迷修!”
  安迷修提剑踩上机械手臂,他在疙里疙瘩的手臂上如履平地,他动作飞快的跳起来一剑破坏机器人的核心中枢,机器人倒下时卷起一地尘埃飞扑向四方。
  于是金抬手护住了眼睛,他似乎模模糊糊看见了安迷修冲他回头一笑,以及他耻度爆表的宣言:
  “如果可以的话,请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入学考试结束。

评论(8)
热度(129)

2017-10-07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