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all金】记一次下午茶

卡金(大概?)
hp设定
跟之前那篇瑞金同条时间线
我也不知道本来是糖的他为什么在最后发生了奇怪的化学反应(沉思)

  人是群居动物,无论在哪儿都有着自己的小团体。有的小团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的团体天天搞事次次捣乱。
  在霍格沃茨就有着爱好搞事捣乱的团体,什么你没听过?喏,那边沿路打劫的就是恶名招展的海盗团。
  金又一次迷了路,这不算什么,毕竟只要是格兰芬多的学生都会对他的路痴属性从嘲笑安慰到最后的习惯麻木,更何况学校的楼梯每逢周五都要随着性子乱跑几圈随意将自己接到不知名的地方。
  “这个设计太不友好了!”
  “喂,那边的人。”
  他扭头,发现有四个斯莱特林正朝他走来。
  叫住他的人有着一头白色的头发,他将头发分成小股用皮筋扎着,远远看起来很眼熟。他笑着招招手,对着身前的人说着什么。
  “行了,反正周围也没别人。”
  为首的人最后道,金紧张的捏住魔杖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就听最右的高个男生有气无力的喊他。
  “小鬼,带个路!”
  “好啊!”
  什么吗,原来是群好人!
  金兴冲冲的跑过去站在他们身旁,在安静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转头互相看着,为首的人似乎很不耐烦,他将手插进口袋里拖长了调子问他话。
  “不是说带路吗,小向导?”
  金也疑惑极了,他看着面前的这群大爷也纳闷。
  “你们难道不是来带我出去的?”
  他们相对无言。
  “老大,完了。”帕洛斯忍不住翻一个白眼:“遇见了个比佩利蠢的。”
  “不是赫奇帕奇就是格兰芬多的。”雷狮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是格兰芬多的啊?”金看了看他的黑色袍子,他今天出门着急并没有系上代表学院领带,也没有拿着与学院有关的东西,他非常好奇面前的人为什么会喊对他的学院。
  “好吧好吧,碰见了格兰芬多的蠢狮子。”帕洛斯举起手做投降状,他恨铁不成钢的砸了一拳还在状况外的佩利,得到了对方茫然的表情。
  “分院帽在分你的时候脑子里一定长满了芨芨草。”他又砸了佩利一拳。
  “好了好了,该怎么对待我们来自格兰芬多的小同学呢?”
  雷狮笑了声,他似乎瞟了眼一只没说话的那人,带着他的团队将金围在了中间。
  “我可不是蠢狮子!”
  金瞪了一眼那个带着头巾的斯莱特林,凯莉都不带那么傻的头巾!他腹诽道,暗暗捏住了藏在袖子里的魔杖。
  “终于可以打架了!”
  金色长卷毛兴奋的拿起他的魔杖对准被包围在中间的金,他咧开嘴开始笑,金甚至能看清他像鲨鱼一样尖锐的牙齿与粉白的牙根。
  有点不妙啊。
  金伸出一只手压着他的帽子暗暗警惕,他绷紧小腿肌肉准备随时发力扑向面对着他的那个人。
  他面前的人瘦瘦小小,带着帽子和红围巾将脸全部藏起来。他不说话也不去触碰魔杖,似乎在等着什么一样抱着双臂靠在一边的墙上。
  “你们还打不打了,待会我还有课呢!”
  金听见了下课铃声响起,然后是人群的喧嚷声由远处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踩在他们上面的走廊里,似乎没人想着来下面看一看。
  “那就让佩利大爷来陪你玩玩吧!”
  佩利用魔杖指着金,他笑的更欢快了。金只得打起精神来应对不知道会是什么的魔咒以及身后人的敌对。
  “大哥。”面前的人终于开了口:“这个人我认识。”
  “哦?”雷狮看了他一眼,将手放在肩上捏捏肩膀。“你自己玩吧。”
  “是。”
  卡米尔看着已经走远的雷狮与拖着不满嚷嚷佩利的帕洛斯松口气,他压着帽沿向面前的人打招呼。
  “好久不见,金。”他见金还在努力想着他是谁的样子,只得将帽子脱了下来道:“是我,卡米尔。”
  “卡米尔!”
  金给他一个熊抱,他蹭着卡米尔的红色围巾开心道:
  “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自从在麻瓜界的孤儿院卡米尔被人领养走之后已经过了五年有余。他一直记得在孤儿院里有一个金头发的男孩,他会在卡米尔每次被孤立起来的时候挡在他面前,如同郊外那个破旧教堂里的天使浮雕一般。露出一个脏兮兮,却灿烂无比的笑容将他拯救。
  “你怎么跟那种人在一起走!”
  下一节的魔法史课是由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一同上课的,至少一年级他们都在同一个教室上课。
  金拉着卡米尔的手不满抱怨,而卡米尔只是盯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将帽子压的更低,在金转过头时才想起要回答他的话语。
  “大哥其实人很好的,他帮助我很多。”
  他对金解释,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傻笑一声。
  “既然是你说的,那可能他真的很好吧。”
  他们牵着手走到魔法史课教室的样子着实吓到不少人,至少凯莉的糖棍掉了下来,紫堂的手一歪,把眼镜整个带下来摔在地上也不自觉。
  “金,你从哪儿又勾搭来的一个斯莱特林!”紫堂幻拉着金坐在座位上,他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已经走到隔壁的那个带着绿色帽子的斯莱特林,对着金悄声抱怨:“你怎么总是招惹斯莱特林?”
  “你是对本小姐的学院有什么不满吗!”凯莉一脚踹在紫堂幻的椅子腿上,看着他左摇右晃差点摔倒在地后才愉悦的笑出了声。
  “那不是雷狮海盗团吗,你怎么招惹到他们了?”她从后座站起来招摇的坐在金的身边问他,得到对方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卡米尔是我进学校之前的朋友哦!”
  有一只纸鹤乘着宾斯教授低头念书本的时候朝着他飞来,他快速将纸鹤拢在手中。纸鹤在接触到他手的一瞬间便还原成一张纸条,他转头去看紫堂幻和凯莉。紫堂幻将头扭到一边表示不去看,而凯莉则是重重的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为此宾斯教授还特意抬头看了一眼他们。
  致金:
  今晚一起去吃甜点吗,大哥从蜂蜜公爵带了点糖回来。
  卡米尔上
  当然可以,金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他虽然不知道蜂蜜公爵是哪里,但是冲着卡米尔邀他去吃甜点这一点就一定要去了。
  不过,要去哪里呢?
  就在金把纸条翻来覆去的找地点时,纸条上漂亮的花体英文逐渐褪了色,换上了另一句话。
  晚上七点半,八楼有求必应屋。
  金将纸条收好,不再去想接下来的事情。
  反正是卡米尔吗,只要他提出来了,就一定已经都安排好了!
  他对他信心满满。
  枯燥无趣的魔法史在他的满心期待里终于下了课,他兴冲冲的拉着紫堂凯莉冲向大厅,被他们联手拦住了。
  “大厅在那边!”
  他们无可奈何的说着,带领着乖巧认错的金去餐厅吃饭。
  吃过饭后金就与他们告别,他想要独自走上八楼去找卡米尔,没想到半途中又迷了路。
  “什么嘛!”
  他在第三次经过楼梯拐角摆放着清洁工具的放物柜时终于忍不住大喊出声,他跺跺脚,一旁的清洁用具就倒了下来。
  “怎么连你们也欺负我!”他苦着脸将清洁工具扶起来,忽然发现了什么。
       这不就是今早第一个跟他搭话的那个斯莱特林吗!
       他看着白色的拖把惊讶道。
  有一只浑身乳白的猫科动物朝他轻巧的走来,他发现猫身上有一条十分眼熟的红色围巾。
  “卡米尔让你来接我?”
  猫咪对他点点头,它短促的喵了一声,转身跳上了一条楼梯。
  “等等我呀!”
  猫真的回了头,它无奈的蹲坐在那儿等着金爬上来后才支起身子,脚步优雅的带着金爬上一条又一条的楼梯,直到将他带到了卡米尔面前。
  “辛苦你了。”
  卡米尔将围巾取下来重新围在自己的颈间,猫咪依恋的蹭了蹭他的手指,化成一缕白色的烟雾回到了卡米尔的魔杖里。
  “卡米尔,你好厉害哦!”
  金围绕在刚才猫咪消失的地方瞎转悠,卡米尔拉着金在走廊里走着,他们停在一堵墙的面前。
  “金,现在你要集中精力想象一间适合吃甜点的屋子。”
  “啊,好啊?”
  卡米尔拉着他在这堵墙面前走了三个来回,金发现在第三次经过这堵墙的时候忽然多出来一扇光滑的门。卡米尔推开这扇门,他们一同走进门内。
  入眼是一片草坪,白色的圆形小餐桌摆放好了餐具。卡米尔走过去拉开椅子等他坐下,之后又拿出藏在袖子里被缩小的甜点摆在桌子上。
  “速速复原。”
  卡米尔用魔杖复原那些甜点,将里面的保温杯拿出来后开始把甜点摆在一旁的三层点心架上。
  金打开保温杯,确认了一边是红茶一边是牛奶之后便将卡米尔身旁的咖啡杯拿了过来,准备将茶水倒进他的杯子中。
  “金,”卡米尔拦住了他:“我来吧。”
  他将红茶倒进茶壶中,牛奶则是倒进一旁小小的奶壶中,之后将糖罐放在它们身边,便坐下了。
  金看着一边摆放整齐的甜点塔,他想要直接用手去拿,却纠结于卡米尔良好的餐桌礼仪。他只得将刀叉拿起来去戳那些精致的糕点。
  “金,不必拘束。”
  金见卡米尔用手拿起一个小蛋糕塞进嘴里之后,终于抛开了刀叉去抓那些蛋糕。
  “超级好吃!”
  他的蓝眼睛几乎能眨出光来,卡米尔勾起嘴角,拿起茶壶为他倒上茶。红色的茶汤随着茶壶的倾斜缓缓流进咖啡杯中,他在茶水半满的时候停了手,又拿起奶壶倒进茶汤中。
  “卡米尔,蜂蜜公爵糖果店的糖都这么好吃吗!”
  卡米尔手一歪,将糖丢在了杯子外边。
  “不,那是我自己做的甜点。”他只得将糖拾起来塞进自己嘴里,白色的方块砂糖在他口中慢慢融化,真是甜到腻人。
  “诶,你不是说要带我吃蜂蜜公爵的糖果吗?”
  金好奇的看着他,得到了对方更加难堪的表情。
  “你要是不能给我看也没关系啦,咱们又在一起吃甜点我就很开心了!”
  卡米尔看着金的笑容,微微动了动嘴角,他将另一小袋糖果拿了出来,似乎很是苦恼的揉了揉额角。
  “我不是不给你吃,就是这些糖果……你看了就知道。”
  他不愿意再说下去,只是将施展复原咒的糖果袋子像金那边推了推。
  金打开袋子,有一只青蛙从里面立马跳了出来。
  “什么?”
  他抓住青蛙后发现那不过是一块巧克力。
  “巧克力蛙,这还算好的。”
  他继续看袋子,将里面一直蠕动的虫子给揪了出来。
  “鼻涕虫,这个也能吃?”
  他将那个果冻做的鼻涕虫放在一边,再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发青的卡米尔,发现自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那个夹心糖会爆炸,别捏!”
  卡米尔拦住金的动作,自己接替他将里面奇形怪状的糖果一一拿出来。
  “冰耗子,冰糕球,福吉苍蝇……”
  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干脆合起了袋子将它丢在一边。
  “大哥肯定生气了。”
  他总结到。
  “卡米尔,这个好像在我胃里跳!”
  卡米尔立刻回头,他将金手中的糖果包装袋抽出来看,发现那是奶油薄荷糖。
  “这个糖会在你的胃消化它之前一直跳动。”
  他看向金,发现金似乎非常开心的样子。金兴致勃勃的翻着那个被他嫌弃到一边的袋子,最后拿出一包比比多味豆来。
  “我知道这个!”他兴奋的说道:“咱们来比比谁的运气好?”
  卡米尔看着带着兴奋笑容的金,又看看他手中的比比多味豆,最后抬手压了压帽沿闭上眼睛,带着死的觉悟点了点头。
  他送走金之后几乎是冲进了寝室压着嗓子开始呕吐,大概只有一句话能够形容他今晚的运势。
  情场得意,赌场失意。



  卡米尔睁开眼,耳边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吵的他脑壳都要跟随着城堡一起炸了,他揉揉发酸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又一次梦见了那人。
  大概是因为很多年没吃过比比多味豆了吧?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袋多味豆,拿起一颗抛进嘴里。
  甜腻的白砂糖瞬间侵占了他的口腔。
  他又拿了一颗塞进嘴里,是橙子味儿。
  他抓起一把全部塞进嘴里,缤纷的水果味混起来竟然意外的好吃。
  大概吧,毕竟赌场得意的话情场就会失意?
  而他已经好运很久了。
  他最后将多味豆扔到一旁的桌子上,走出霍格沃茨的大厅准备迎接最后的决战。

评论(3)
热度(50)

2017-10-02

50

标签

卡金all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