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嘉金】她的气味

全员性转
这次真的ooc极了!
总感觉会被lof删(超小声)
什么也没有!




  女孩子的友谊奇怪极了,关系好的女孩她们会一起吃饭,一起去厕所,甚至一起去洗澡。
  金本来以为她和自己是室友嘉德罗斯关系差极了,毕竟嘉德罗斯看见她就骂她是渣渣。但是这次在她将洗发膏放进洗漱篮之后嘉德罗斯叫住了她。
  “渣渣,你要去洗澡吗?”
  金扭头看向嘉德罗斯,她纳闷的点点头。就见嘉德罗斯从床上爬了下来拿起早已收拾好的洗漱篮准备跟着她一起走。
  “有我跟着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她见金不解的望着自己不由得轻哼一声,金发现她的耳根发红,无奈的耸耸肩。
  “行啊,不过你不许叫我渣渣了。”
  嘉德罗斯不说话,等着金收拾好之后将门关上拉着她就走。
  “诶,你等等啊,钥匙拿了没?”
  金被嘉德罗斯拉着一个踉跄,她气鼓鼓的看着嘉德罗斯从口袋中掏出钥匙对她晃了晃,再将钥匙塞进口袋里,只好勉强浇灭火跟着她走。
  “要一个双人间。”
  “十二号。”
  嘉德罗斯将纸币递过去后拉着金找到了房间,她们将门栓锁好后开始脱身上的衣物。
  “真难得。”
  金将裤子外衣垫在最下面,然后又将胸衣与内裤放在了衣服的上面。
  “难得什么?”
  嘉德罗斯瞥一眼金画着小箭头的内裤之后收回了目光,她将自己的衣服放在金的旁边后关上了置物柜的门。
  “我以为你会洗单间。”
  金扭动花洒开关,她用手试着水温合适后进入水中开始淋浴。
  “偶尔也想尝试一下。”
  金转头去看嘉德罗斯,她发现嘉德罗斯的皮肤似乎比她的还要白?于是她不服气的走过去与嘉德罗斯比较起来,却在接触到嘉德罗斯的水温的一霎那尖叫起来。
  “你洗的是熔岩吗!”
  她不满的抱怨,将嘉德罗斯拽进自己的水中。
  “你皮肤这么好,烫坏了怎么办!”
  嘉德罗斯无奈的被她拽着冲冷水,她不是很习惯冷水冲洗,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行了行了,我水温开低点。”她将手从金的脑袋旁边伸过去够自己的花洒开关,将它向冷水的方向移了点后才发现金愣住许久,她低头看金,入眼的却是粉色的乳尖。
  对了,她们在洗澡呢。
  嘉德罗斯强行将自己的视线从金的乳尖上移开,她感受到金似乎向前移了一点,胸肉成功的撞上了自己的。
  渣渣身材不错,嘉德罗斯这样想到。
  “你现在试试,水温可以不。”
  嘉德罗斯见金还在发呆,伸手推了她一把。金将手伸过去,温热的水将她的思维全部唤回后她收回手。
  “还是烫。”
  金嘟囔着,想要将水温再调低些,被嘉德罗斯拦住了。
  “行了,再低我就洗不成了。”嘉德罗斯走进她的水中后舒畅的呼了口气,她撩起被水打湿的头发调笑道:“还是你想跟我用一个花洒?”
  金这才想起来嘉德罗斯可是一个夏天都围着围巾的可怕女人,她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在听见嘉德罗斯放肆的笑声之后干脆接起一捧水朝着她泼了过去。
  “叫你得瑟。”
  她对着嘉德罗斯洋洋得意的笑了,然后她的笑容被嘉德罗斯的一捧热水给打断了。
  “我靠你的水也太热了吧!”
  金捧起水就向嘉德罗斯泼过去,嘉德罗斯一边躲开一边努力的往回泼。
  “你的才是,”她不满道:“这么冷的水是想感冒吗。”
  她们对视一眼,继续开始泼对方水。
  “停停停,不玩了不玩了。”
  金首先喊了停,她躲开嘉德罗斯泼过来的热水扶着墙喘息起来。嘉德罗斯也停了手,她的视线随着金忽上忽下的胸脯一起上上下下。
  “这里太闷了,快点洗完快点出去吧。”
  金转过身去拿澡巾,于是嘉德罗斯开始对着她的背发呆。
  “喂,嘉德罗斯!”
  “知道了。”
  嘉德罗斯也从篮子中取出澡巾搓起了胳膊,她有意无意的看着金清洗着自己,蓝色的澡巾每划过一处地方那里就变红一点,反复搓洗的话颜色就会更加艳丽。
  就像那里一样,嘉德罗斯瞥过她粉红的乳尖,收起视线快速的搓着自己的小腹。
  真是,糟糕极了。
  嘉德罗斯红着脸想到。
  “嘉德罗斯,帮我搓搓背呗。”
  金窜过来对她讨巧的笑着,她伸手关了嘉德罗斯的花洒开关将自己的澡巾递了过去。嘉德罗斯接过澡巾套在自己手上,金转过身将背给她,嘉德罗斯扶着她的肩膀帮她搓起了背。
  滑的。
  她扶着金的手无意识的摩擦着金的皮肤,亲手将金白皙的后背一点一点搓揉成红色。
  如果没带这个碍事的东西就更好了。
  她有些烦躁的看了那个蓝色的澡巾一眼,最后干脆把它甩掉了一边。
  “行了渣渣,什么都没有。”
  她拍了一下金的后腰,惹得对方弹了起来。
  “你又叫我渣渣,自大狂!”
  金跨步进入她的花洒下面,捧起水就往嘉德罗斯身上泼。
  “我靠你还泼,今天叫爸爸都救不了你!”
  嘉德罗斯打开她的花洒开关将金拽了进来,一时之间澡堂中充满了金的尖叫声。
  “你是魔鬼吗!”金可怜兮兮的蹲在自己的花洒下给自己泼着凉水降温,嘉德罗斯看不过眼也跟着将自己的水调凉帮她降温。
  “嘉德罗斯,你真是个好人。”
  金见嘉德罗斯帮她降温不由得感慨一句,嘉德罗斯不说话,她恨不得把固定在头顶的花洒取下来对准这个傻子多冲几次。
  金将澡巾丢进篮子中,她将浴花打湿后用肥皂揉出泡沫在自己身上打着圈儿,嘉德罗斯将自己的沐浴露从篮子里拿出来放在她面前。
  “试试这个。”
  嘉德罗斯嫌弃的看了那个肥皂一眼,金努力的忍住不要过去打她一巴掌。她将浴花上的泡沫冲干净后准备将沐浴露倒上去,被嘉德罗斯伸手拦住了。
  “你在给我省沐浴露吗?”
  她不耐的看着金,示意她跟自己一起做。
  嘉德罗斯一只手往下倒着沐浴露,另一只手接着那淡蓝色的液体。将瓶子放在一边之后她用手摩擦着沐浴露使它成为泡沫,然后双手放在脖颈处开始细致的涂抹着沐浴液。
  金的视线也跟随着嘉德罗斯的手一同顺着她的脖颈,双肩与胳膊。她的手在经过胸脯时并没有过多停留就来到了小腹,然后一直往下。
  “怎么了,不洗了?”
  嘉德罗斯别过身,她戏虐的看着金通红的脸蛋和手忙脚乱的样子,这让她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她在专注的盯着我看。
  这一认识甚至让她无比骄傲,她拿起沐浴液倒在了自己的手上继续摩擦着,最后弯腰开始在腿上缓慢的涂抹着。
  金跟着她的动作一起摩擦沐浴液,她也从脖颈涂起,沾满沐浴液的双手来回抚摸着脖颈,然后是顺着腋窝涂满整个胳膊。在经过胸脯的时候她刻意多抹了几遍,因为她一想到嘉德罗斯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绕过胸前就有些难受。
  对女孩子而言胸也是很重要的啊!
  她在心里悄悄的喊着,无意识看向还在摸着腿的嘉德罗斯。
  一眼过去是稍稍突出的胸部。
  好小。
  金满面通红的收回视线,最后在胸前打个圈儿后也开始在腿上涂抹沐浴液。
  真大。
  嘉德罗斯收回她一直放在金的胸前的视线,她不由得比较了一下自己小小的胸部之后决定今晚去超市买几个木瓜。
  “喂,帮我涂一下后背。”
  “你就不能好好叫我的名字吗!”
  金一巴掌拍到嘉德罗斯的背上,将沐浴露揉出泡沫后顺着蝴蝶骨向下抹着。
  她的腰好细啊,她磨蹭着嘉德罗斯的腰发着呆,直到嘉德罗斯转身抓住自己的手才回过神。
  “想什么呢,皮都给你蹭掉了。”
  嘉德罗斯拿过沐浴露把她翻个身,帮着她开始涂了起来。
  金的皮肤真的好,她一寸一寸缓慢抚摸过去,发白的泡沫随着她的手也逐渐布满在金的背上。
  人总是不知足的,在刚刚她看着的裸背时想着如果她能抚摸着这个人的身体就好了,而现在抚摸上她的身体之后她又想,如果能够一点点亲吻舔舐她的身体就好了,那一定非常美味。
  就在嘉德罗斯神游天外的时候金忽然转头冲她笑嘻嘻道:
  “我就在想,你的体重都到腰上了吧。”
  嘉德罗斯一巴掌拍在她头上。
  她怎么会喜欢这么蠢的一个渣渣。
  嘉德罗斯痛不欲生。
  她帮金抹完沐浴液后看见了随着金的呼吸而上下跳动的白色胸部,如果说她的胸就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的话,那乳尖一定就是兔子的粉红鼻头。
  嘉德罗斯盯着那点粉红,看着看着不由得想要伸手去点。然后她又看见了金的胸部,比较自己的之后她终于不爽的捏了过去。
  “???”
  “你的胸,怎么就能这么大啊?”
  她一边揉捏一边抱怨,金目瞪口呆的看这个不要脸的人揉她胸还抱怨她的大,等等?
  她终于反应过来什么,拍开嘉德罗斯的手护着胸躲到一边。
  “你揉我胸?”
  金委屈的看着嘉德罗斯,而她却挺起胸给金看。
  “有本事揉回来啊。”嘉德罗斯挑衅道。
  金看了看她娇小的胸部,再看看自己的胸不说话,但嘉德罗斯明显从她的眼神中瞅出了怜悯的意味来,她顿时暴跳如雷。
  “你个渣渣,今天我还一定给你把胸揪下来。”
  “别别别,洗头洗头!浴室这么小别闹啊?”
  然后她被嘉德罗斯揪住捏了个爽。
  洗完澡后她们回到宿舍,嘉德罗斯拿出表后发现她们洗了两个多小时,她们玩闹的时间太长了。她快速的在凌乱的桌子上翻找着,将一瓶卸甲油给扒拉了出来。
  “接着。”她将卸甲油丢给金,然后又丢过去一瓶金色的指甲油过去:“你的粉星星图案丑死了,谁给你做的?”
  “凯利啊?”金接住两个瓶子纳闷的看着自己刚做不久的指甲,在听见嘉德罗斯的下一句话后果断的给擦了。
  “直男审美你也信,赶紧的换颜色。”
  嘉德罗斯在化妆棉上倒了点卸甲水帮着她一起擦了指甲,然后盯着金用那瓶金色的指甲油一点一点覆盖住圆润的指甲。
  “脚趾甲也涂。”她在金茫然的眼神中提醒道:“最近你不是新买了凉鞋吗。”
  “你的也是这个颜色?”
  金开始涂起脚趾甲,她忽然看见嘉德罗斯手上的指甲油似乎掉了一块后将瓶子递给了她。
  “要不要补一下?”
  “金色显白。”
  金见她随意涂了两下就算补完,夺过瓶子帮她慢慢补着指甲,补完后她还牵起嘉德罗斯的手放远欣赏着。
  确实显白,两个人的手如同镶着片金的白玉,在灯光底下煞是好看。
  金满意的放回了手。
  “以后还一起洗澡吗?”她状似无意的问道,嘉德罗斯闭上一只眼点点头。
  “嫌弃死你的肥皂味儿了。”
  她们又打了一架。
  后来据说佩利学姐老是分不清两个人谁是谁,对此她委屈道这两个小鬼身上一个味儿,还都是金毛!
  佩利学姐,你也是金毛哦。

评论(15)
热度(119)

2017-09-22

119

标签

嘉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