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卡金】贵族

迟到的卡米尔生贺!
全员性转!
背景是英国的某个时代(没有任何考据qwq)
卡米尔嫁给秋哥设定(然后又绿了他划掉)
ooc!不好吃!
如果还愿意看那就请吧,给你一颗小心心(。・ω・。)ノ♡

  
  1.
  英国人普遍自私又冷漠,尤其是掌握着整个英格兰的贵族阶级。他们将名誉与金钱看的极为重要,成天举办着大大小小的舞会以结识更多的人。
  没有地位的人想要努力挤进舞会结识权贵,而地位高尚的人则举着酒杯与其他人聊着生意,或者比拼炫耀家产。
  男人聊钱财,地位与女人;女人聊珠宝,妆品与男人。
  无趣至极。
  这种高档的宴会本来轮不到卡米尔来的,而她现在穿着若草色的长裙礼服,跟着她名义上的父亲一起对着面前的金发男人笑语晏晏。
  男人金发碧眼英俊无比,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淑女乖巧的牵着男人的手。这是即将成为他丈夫的男人,她垂眸开始看那个可爱的姑娘。
  “这是我的妹妹,金。”秋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妹妹,便向她介绍起来。
  而金则对她软软的笑着,糯糯的问了声好。她回神,在父亲的示意与秋的感谢下带着金去了一边的餐桌上。
  她本为私生子,是家庭里最不屑的存在。在外人面前一向优雅的女主人对她的存在感到暴怒,她的三个姐姐里也只有三姐雷狮才会注意她,并保护着她。
  然而这次不行了,父亲只问一句话就将姐姐堵了回去。
  “你想让卡米尔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吗。”
  男人淡薄的说着,仿佛那个将女儿的幸福拿去做交易的人不是他一样。她被随随便便嫁给了一个后起之才,一个只用一年时间从男爵挣扎成伯爵的可怕男人。
  那个名为秋的男人手中掌握了小半个英格兰岛的航线,无数人挤破头也想跟这个男人联姻,更何况秋伯爵他风度翩翩,是无数淑女的梦中情人。
  所以,自己的父亲是有多大胆子才敢将只是私生子的她嫁给伯爵呢?
  卡米尔将托盘里的蛋糕放在桌上,抱着金坐在她的腿上帮她把蛋糕分好了块。她听见金声音甜美的对她道谢,猜测金现在的微笑一定如同约克大教堂彩绘玻璃上的天使一样好看,当然她只是随口一提,她只在书上见过关于那所教堂的赞美诗,并未亲眼见证过。
  “姐姐,你也吃。”金努力的转过身将一块蛋糕递到她的嘴里,她配合的张口吞掉蛋糕。
  太过甜腻的口感,干巴巴的蛋糕培,跟她自己动手做起来的差远了。
  “很好吃哦。”她对着这个用期待眼神看着她的小姑娘没有任何抵抗力。
  金继续对她软绵绵的笑着,她拿起手绢帮金擦了擦脸,脸上糊着的奶油很快就被她擦掉了,她这才将手绢收好放进提包里,这是姐姐送她为数不多的东西,得收好才行。
  远处的秋一直关注着金这边的动静,金的笑容柔和了他刚毅的眉眼,他又带上假笑的面具,跟面前这个自大的男人聊了起来。
  卡米尔十五岁那年风光无比的嫁给了秋伯爵,无数少女咬碎了一口银牙在背地里报废了一条又一条昂贵无比的丝绸手帕。然而表面上却涂脂抹粉雄志昂昂的来到教堂,仿佛过来结婚的人是她们一样。
  可笑。
  卡米尔拎起婚纱裙摆,扶着她未来丈夫秋的手走下马车。她化了淡妆,勾起一抹僵硬的笑容同秋一起走红毯。
  “你愿意嫁给他,无论贫穷……”神父念着千篇一律的证词,在她与秋敷衍的我愿意之后宣布他们成为夫妻。
  然后他们一同微笑起来,一左一右牵住了哭唧唧跑过来的金。
  新婚当夜他们约法三章,秋告诉她自己只是找来陪他妹妹玩耍的人,她若是想要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就别从他这里奢求了。她问秋自己可以看这里的藏书吗,得到对方惊讶的眼神。
  “最近的淑女都真了不起。”他感慨着,带着她找准了藏书室的位置。
  于是卡米尔的新婚之夜就在藏书室里渡过,接下来的人生也在无止境的宴会,读书,陪金玩耍中渡过。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
  秋在被女王加冕成侯爵后消失在了去法兰西的路上,他了无音讯,只留下他的宝贝妹妹和刚刚成年的妻子。
  卡米尔不理会外界的流言蜚语,她安抚着忧心仲仲的金,请求姐姐雷狮的帮助以雷霆之力收复了由于秋不在而涣散的人心。
  她曾看过与这些经济理财有关的书籍,而秋也告诉她如何处理相关内容。
  是,就像他早已料到了这一天。
  她与金开始了只有两个人的生活,在某一个雷雨天中,金抱着枕头瑟瑟发抖的询问她是否能够一起睡的时候她终于露出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笑容。
  以往秋在的时候陪着金睡的都是他,他根本不管男女有别这一事实,哄骗着金说他是她的哥哥,再亲密一些也是没有关系的。
  他疯狂的爱着自己的妹妹,以至于最后连家门也不愿让她出去。卡米尔在一旁沉默的看着一切,拿出亲手烘培的蛋糕哄着气鼓鼓的金同她一起品尝下午茶。
  真要说的话,她与秋算是同犯。他们都不想要金出门被旁人看见,哪怕只是看一眼也不行。
  卡米尔打开房门,牵着金的手将她带到了秋柔软的,天鹅绒的床铺上,她自己从不喜欢这些软绵绵的东西,但是为了金的话,可以忍受。
  “哥哥还会回来吗?”金抱着自己的枕头躺在床上,卡米尔将床幔放下之后侧身陪着她说话。
  “会的,你哥哥那么厉害的人,一定会谨慎行事的。”她安抚着小姑娘。
  “我想去找哥哥。”金将脸埋进枕头里小声啜泣着,卡米尔将金搂入怀中轻轻拍打她的背,为她唱着安眠曲。
  末了,她小声讲了一句话,让金终于放心的睡了过去。
  “等我把这里全部安顿好,我们就去找你的哥哥。”
  第二天起来金的眼睛明显肿了,她笑自己的眼睛像一个桃子。卡米尔拿来剥好的白煮蛋给她敷眼睛,被她反手抓住了胳膊。
  “嫂子,我想变强。”她认真的说道,卡米尔只是揉了揉她的头发点点头。
  “其实我更想你叫我卡米尔。”她轻轻说着。
  将秋手下的所有企业安顿好需要非常多的时间,然而这些都在各个人士的帮助下飞快的解决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站着的是英国最年轻的女大公格瑞,或者令她更不可思议的是格瑞身边的未来女王嘉德罗斯。
  她们都是为了一个人而来的,而这个人她也不会妄自菲薄认为是自己。只能是她了,金。
  她总是那么受人欢迎,能将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的身上,或许她自己是被金所吸引的里最不起眼的一个人吧。
  她接受了那两人的帮助,而金对财经似乎有着别样的天赋,她进步飞快,虽然已经不需要金来帮忙了。
  她们为了快些去找秋,卡米尔从清晨六点就开始忙碌,努力抽空帮助金讲解她不懂的东西,夜晚便与金同眠,终于在两个月后踏上了寻找秋的路途。
  她们一人提着一个不大的包裹,在格瑞与嘉德罗斯不满与无奈的眼神中带着金扬长而去。
  她甚至笑出了声。
  卡米尔和金开始寻找着秋,她们经过了巴黎,看见到著名的埃菲尔铁塔,路过凯旋门与巴黎圣母院;走过了斯特拉斯堡的麦田花海与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海。
  在她们途中经过嘎纳时终于打听到了秋的消息,她们匆忙赶往打听来的那处村庄,无奈的看着因钱财丢失不得不打工干活回家的秋。
  “哥哥!”金兴奋的扑向秋,她围着他转来转去打量着秋是否有受伤之类的,在确认无误之后又开始向他絮絮叨叨的抱怨。
  卡米尔则是对他示意自己身上的钱足够三个人一同回到大不列颠。
  “明天出发。”他漫不经心的点头,将所有的视线都放在了好久不见的妹妹身上。
  “金,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他抱起自己的妹妹转了一圈,说她是不是没好好吃饭都瘦了。“今晚一起睡吧。”
  “才不要!”金出乎预料的拒绝了他,他这才惊讶的看着鼓着脸的妹妹“卡米尔才是瘦了,我们为了快点来找你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个好觉了!”
  卡米尔,金什么时候将称呼改了!他终于舍得给面前那个总是沉默寡言的女人一个眼神,没注意让她将金牵出了自己的怀抱。
  “男女有别。”卡米尔开口说了自从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他震惊的盯着卡米尔推着金进了寝室“好孩子要该睡觉了。”
  这是她所说的第二句话。
  “好,卡米尔今天会给我讲故事吗!”
  “会的,我会一直给你讲下去的。”
  卡米尔在进入卧室的前一刻似乎看了他一眼,她的眼神嘲讽,嘴角微勾,像极了她的姐姐雷狮。
  秋这才想起来面前的人也是一个英国人,自私与冷漠几乎都被他们刻入了骨子里。
  他看着卡米尔对他无声的张口闭口,终于暴怒的砸了一边用木板随意搭建起来的椅子。
  那个可恨的女人!
  她对着秋轻点上背着她的金白皙的后颈,然后将抚摸过金柔软肌肤的手指放在唇边一吻。
  她是我的了。
  卡米尔无声宣告,带着他熟悉的,英国人特有冷漠而自私的嘲弄眼神。

评论(17)
热度(187)

2017-09-06

187

标签

all金卡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