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all金】吃巧克力也是要分时间的

标题是all金其实也就是嘉金和一点瑞金
特别小的一个甜饼儿
不好吃不好吃不好吃
性转设定
给这个妹子的爱心甜饼儿 @星屑流光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按照以往格瑞一出现金就一定会像个牛皮糖粘在她身上扒也扒不下来。
  嘉德罗斯坐在金的身后仔细观察着前面的人,金仿佛被人抽了骨头一样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教室门前的格瑞已经走了三个来回也不见她动弹。
  终于,格瑞从前门进了教室直逼金的位置。嘉德罗斯嗤笑一声一脚踹上了前座的椅子。
  “渣渣,有人找你。”她扬起下巴朝匆忙进来的格瑞身上比,而金也不理过来的格瑞,拿起书呼向了嘉德罗斯。
  “神经病。”她瞪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嘉德罗斯,又趴在桌子上哼唧起来。
  “这是怎么了……”
  全班被金下的目瞪口呆,她打的谁啊,班上的小霸王嘉德罗斯诶,格瑞来了也保不住她?
  “金,醒醒。”格瑞推了推趴在桌子上装死的金,被对方一巴掌呼了过去。
  他们这才感到了不对劲,金今天实在是不对劲。
  “喂,渣渣,你怎么了?”嘉德罗斯拨开金遮住脸的头发,却见她脸色苍白,额上全是细碎的汗珠,嘉德罗斯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我带她去医务室,你让开。”
  嘉德罗斯一把推开格瑞,抱起金就跑,她身后的格瑞本想说些什么,在看见金的凳子后忽然变了脸色。面对绝尘而去的嘉德罗斯她只能张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
  ‘希望她生物成绩不差。’格瑞拿起纸巾开始帮金擦起了凳子。
  “有人吗!”嘉德罗斯一脚踹开医务室房门吼着,她小心翼翼将金放在了医务室的床上,将一脸茫然的医生揪了过来。
  “这个渣渣怎么了!”
  而校医在看见金裤子上的一摊血后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原因
  “她这是生理期到了。”校医翻出一个热水袋让嘉德罗斯帮忙撑着,他用热水加满了袋子后拧紧塞给了金。
  “……生理期是什么。”嘉德罗斯问道(你不能指望一个九岁的孩子懂这个!)
  校医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开始就生理期问题长篇大论,直到嘉德罗斯头晕脑胀恨不得打死他之前才住了嘴。
  “你就先看着这个小同学,热水袋凉了之后记得及时换。”校医起身提起另一个空的热水壶表示自己再去接一壶来,之后喝点热水吃点东西说不定就不痛了。
  “啧,难伺候。”嘉德罗斯将热水袋从金怀中揪出来,将里面已经不怎么热的水倒掉之后又加了更加滚烫的水。她掂量掂量水袋,又塞了回去。
  “嘉德罗斯,你怎么在这?”金揉揉眼睛爬了起来,她坐起来的一瞬间僵直了身体,然后红着脸问她有没有纸巾。
  “我裤子好像湿了。”她低声细语道。
  嘉德罗斯也僵住了,她也红着脸拿起刚才校医留下的卫生巾递给了金,告诉她格瑞等会会把新的裤子拿过来。
  “我流血了,是得什么绝症了吗?”
  金从厕所回来后就安静了起来,她揉捏着手中的热水袋半晌,轻声问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见她惨白的脸哀叹一声,将方才校医所说的一字不差说给了金。
  “所以以后每个月都有?”金的脸更白了。
  嘉德罗斯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丢给她全当安慰。
  “你以后也会这样的。”金吃着糖气鼓鼓道
  “是巧克力!”她又开心起来。
  门外传来敲门声,咚咚两下之后自己开门进来了。
  是格瑞,她将提着的袋子递给了金,之后又将嘉德罗斯拎了出去。
  “你找打。”
  “你想看金换衣服?”
  嘉德罗斯憋了回去小声嘟囔,谁想看渣渣换衣服。
  而金在换完衣服后也出来了,她缠着格瑞让她将自己背了回去,同嘉德罗斯拌着嘴一路吵吵嚷嚷的回去了。
  第二天金没能来学校,听说是疼到起不了床。
(巧克力:怪我咯。)

评论(7)
热度(87)

2017-09-02

87

标签

all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