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轩家的糖果铺子 —

【鬼金】恶魔

十分不严谨,里面关于圣经部分是百度的x
是把刀(其实很糖啊!)
文章全属娱乐,应该有ooc?
喜欢的话请点一下小红心,爱你(。・ω・。)ノ♡
难吃极了,难吃极了!
最后抱起头就跑各位金党千万别开枪我也爱他啊!

0.
  村子的最东端有一座破旧的小教堂,听说这里曾经居住着一位非常受欢迎的神父。
  阳光编制成的金色长发,好如雨过天晴的碧蓝眼眸。他总是穿着没有一丝污垢的白色神父服,他的笑容是神明恩赐的证明,那是比彩绘玻璃上的天使还要温暖的存在。
  他的手中捧着圣经,村子里的人最爱在他的面前祷告并忏悔罪过,他们只为听见神父的一句:
  “你无罪。”
  这样好的神父已经失踪很久了,有人说他是主最宠爱的路西菲尔,已经被主召回了神的御座;也有人说他亲眼看见了神父接受了撒旦的低语,被恶魔藏进了深渊。
  总之,这样好的神父大人,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都竞争着将他夺走藏起来。
  1.
  金如一只小鸟一般飞一样的撞进怀中,他与他的发小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他甚至需要踮起脚才能够着格瑞的脖子。
  “格瑞!”金依恋的蹭着格瑞的脖子,有些奇怪的扯了扯与身前这个高大男人格格不入的黑色破布围巾。
  “你还会走吗?”他不再去管那块脏兮兮的布,拉着格瑞的黑色袍子问了起来。
  “秋姐在吗?”格瑞问道,他将金的手从他的衣袍上拽了下去,金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上也带着手套,还是阴沉的黑色。他感觉到有些奇怪,却还是对着格瑞摇摇头,将这些抛到了脑后。
  “姐姐去梵蒂冈啦,我得呆在这里为村民解除困惑。”
  说不定格瑞在这些年的旅途中有了新的爱好呢,他这样想着,将格瑞拉进了自己的家门。
  2.
  自从格瑞回来之后,村子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了。虽说奇怪的人越来越多了,可是村民更多的看见了金的笑容。
  活泼的,丝毫不输于阳光的炫目笑容。要说为什么的话,可能是因为终于有人能够陪着他一起玩了吧。
  “凯莉,今天去摘花吧!”
  金兴冲冲的跑向房子边上被众人避开的黑发少女,少女丝毫不在意,只是在听见金的声音后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又气鼓鼓的把玩着手上的鹅卵石。
  少女是一个路过的游行者,因为自己黑色的长发被认为是恶魔的象征从而辗转旅行着。她在稍大点的城市是极有名气的魔女凯莉。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干啊!”她曾对着这个金发的少年十分委屈的说着:“我也不想有这样的头发!”
  而金则将委屈极了的少女揽进怀中抚摸着她乌黑的长发。
  “是的,你无罪。”如天使般的少年对他笑着,他看不清被他抱入怀中的少女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不要生气嘛,”金凑近凯莉讨好的笑着,她这才回过神,转身给金一个缀满蕾丝边的背影。金有些苦恼的挠挠头, 继续往前凑着想要讨饶。
  “今天去祷告的人有些多,我在结束祷告之后很努力的跑过来了。”
  他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凯莉,使得大小姐的心情终于好了些。
  “哎呀呀,大忙人要是没时间就别陪我这种魔女到处瞎逛啊。”
  她阴阳怪气的嘲讽,躲开了想要牵住她的手的金。金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听见女孩的一声叹息。
  “唉,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的话本小姐准许你抓着衣角。”她话音未落就被金抱了个满怀,金带着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伸出手想要回抱,却发现今天着急出门忘了带手套。好吧好吧,今天就放过你。她在心底叹了口气,就任由金在她最喜爱的粉红小洋装上乱蹭了。
  “凯莉,你最好啦!”
  她的光这样说着。
  3.
  “渣渣,格瑞呢?”
  当听见渣渣这个独特的称呼时金就默默的哀嚎了一声,他今天睡过头还没有来得及去做今天的祷告呢。然而身后的人不允许他想东想西,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过去。
  “问你话呢!”超级自大狂嘉德罗斯,他在内心吐吐舌头摇头说不知道。
  “啧。”嘉德罗斯咋舌,他盯着金好一会才勉强点了头
  “看在你这个渣渣还算有两分本事的份上,就准许你与我来打一场了。”
  啊,他今天还没去教堂祷告呢,还没给今天的迷惘者解除困惑呢?他立马摇头,被嘉德罗斯提着领子带去了后面的空地。
  “你这渣渣,多少人求我给他们指点指点我都没答应呢!”嘉德罗斯拿起他的武器,金一边摇头一边快速后退。
  “我今天还要去教堂呢,要不你等我回来再说?”他与嘉德罗斯打着商量,想要尽快离开这个人的身边,然而却被一棍子给打飞了念头。
  他侧身躲过了嘉德罗斯的袭击,却脚下一滑差点摔了过去。嘉德罗斯连忙抓住他的手想要帮助他稳住身子,被手指传来的温暖手感迷了心。
  好温暖,他的手指不自觉的摩擦着金的手腕。与那个终年阴冷黑暗的地方比起来温暖太多,那里连岩浆都是冷的。
  而金的感觉却是糟糕透了,他感受到从被抓住的手腕开始有一股阴森寒冷的气流在他身体里乱窜,他控制不住的发着抖,继而开始呼吸急促。
  嘉德罗斯终于反应过来放开手,他看着金的反应黑了脸,抱起金向教堂跑去。
  “喂,渣渣!”他呼唤着金,想要让他不要这样睡着:“赶紧起来,我带你去教堂。”
  金抓着嘉德罗斯的围巾做了几个深呼吸,在脑袋没有那么混浊之后拉了拉嘉德罗斯的围巾想要让他放自己下来。
  嘉德罗斯看着不远处的教堂皱眉,有些不情愿的将他放了下来。
  “今天你就呆在这里过夜。”嘉德罗斯说,他理了理被金扯乱的围巾后就走了,临走之前想起什么似的又说道:“别人说什么也不要出来。”
  金十分迷惘的看着已经走远的嘉德罗斯,小声嘟囔了一句神经病后,缓慢的走进了教堂。
  4.
  金在日常祷告完之后选择了回家,他没有忘记格瑞还在家里等着他。他打开门,十分意外的没有发现格瑞。
  明明这个时候格瑞应该已经做好饭等他了。他委屈的想,准备久违的自己动手来做一场丰盛的晚餐。
  忽然的,他感觉到了冷。他有些奇怪的看向关好的窗,那里并没有漏风的现象发生。他哆哆嗦嗦的裹着被子,悲哀的发现自己感觉越来越冷。
  然后是腹疼,仿佛有人拿着刀子在胡搅画圈,他蜷缩成一团窝在床脚,感觉难过极了,难过到想要吐出来。
  然后他就真的趴在床边吐了起来。还好床下有个盆子,他苦中作乐的想着。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咚。敲门声十分规律,门外的人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一样敲着。他似乎一瞬间陷入了昏迷,却在醒来时听见这敲门声还不间断。
  好吧,不能将客人关在门外。他努力撑起身子去开了门。
  “晚上好,先生。”门外的人对他笑眯眯的问安,他也只能努力对他勾起笑问好。
  “很抱歉,我现在身体不舒服 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说吗?”
  “不不不,我要说的事就与您的身体有关。”
  门外的人扶住他的身体,他的手与嘉德罗斯一样冰凉寒冷,却让他意外的有了力气,他这才仔细打量起面前的人。
  全身黑袍,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他抓着自己的手指修长,指甲上涂着不详的黑色。
  “请说吧。”他将来者带进屋里,给他倒上了一杯水。而黑袍的男人也不见外,他将白色面具摘下之后喝了口水润喉,这才开始说了起来。
  “您应该知道黑死病吧。”
  金如临冰窟,他感觉体寒更甚。这不可能,他想。黑死病来源于鼠骚,而这些传染病原早在姐姐前往别地展开救援前就被清除出了村庄。
  他猛然抬头,看见男人如野兽一样金色的竖瞳后在心里产生了一个答案。
  “你是恶魔!”他起身指着这个黑袍的男人,他不敢相信,他竟然将恶魔放进了他家!
  “别这样,神父大人。”金色兽瞳的男人将他头顶的兜帽摘了下来,一双狐狸耳朵抖了两下。
  “我可是有名字的,我叫鬼狐天冲。”他虚伪的笑了起来,尖锐的獠牙抵在唇瓣上异常显眼。
  “你有什么目的。”
  “来帮助你解除恶魔的蛊惑。”
  金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银发恶魔说出的话,他似乎产生了幻听,不然怎么可能听见恶魔说来解除恶魔的蛊惑?
  “别那样看着我,我可是好恶魔啊。”
  鬼狐天冲愉悦的看着面前发抖的人类,他的目的?正如他所说是来帮助这个人类。
  帮助他认出周围的所有恶魔而已。
  “我不愿听信恶魔的话语。”
  金说道,他已经转移到了床边拿起圣经,他努力的想着如何将面前的恶魔给送出去,却悲哀的发现似乎是自己首先邀请他进入屋内的。
  “是谁规定恶魔不能帮助别人的,难道恶魔便是真的邪恶吗,恶魔就不能够为了正义来掀破谎言吗!”
  鬼狐天冲看着金,就像是看着一个被人耍的团团转的小孩,这个小孩现在还努力坚信着他人的谎言,他也确实被欺骗着。
  “你是恶魔。”
  金坚信着恶魔的的话语不能听信,然后鬼狐天冲大笑了起来,他仿佛听见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一样笑的前仰后合,停下来时还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他看向金,目光所包涵的内容不能让金理解。但是他觉得鬼狐接下来所说的话决定不是他想要听到的。
  “你认为你身边潜伏着多少恶魔呢。”鬼狐对他伸出三根手指:“深渊排行第一的嘉德罗斯,著名的星月魔女凯莉,还有……”
  他又一次对金笑了,这次的笑容里充满恶意,他缓缓开口。
  金猛地窜过去揪住了鬼狐的领子,他瞪大了眼睛尖锐的叫喊这不可能!
  鬼狐对他揪着自己领子这一点并不感到惊奇,相反他感觉到无与伦比的愉悦。会生气,说明他相信鬼狐天冲所说的话属事实。
  “怎么不可能呢,”鬼狐开口“神告诉你们人死后会成为天使,那为什么不可能成为恶魔呢?”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死,格瑞怎么可能!”
  金大声的反驳着,内心却相信了鬼狐所说的话。
  如果不是成为了恶魔,嘉德罗斯在触碰过他之后怎么会立刻让他去教堂呆着,凯莉看向村民的淡漠眼神,以及……
  如果不是已经死在了外面,格瑞怎么可能这么久都不回来找他。
  “那么,我带你去看看吧。”
  鬼狐拉着他的手一甩袍子,重新见到光明之后面前赫然是一个小小的坟堆。他知道那是谁的,却又不敢相信一样开始将坟挖开。
  这个里面不可能是他,不可能是格瑞,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他挖到了骨头,向旁边再刨刨便是手骨,手骨紧握着一样东西。他将手骨轻轻掰开,看见了一个小巧的饰品。那是一个琉璃制品的黄色箭头,工艺特殊,是姐姐给他跟格瑞从罗马带回来的礼物。
  格瑞出门之前他死缠烂打,也没有成功让格瑞带上他,最后只能将箭头塞给了格瑞。
  “以后你见到这个箭头就想到我啦。”
  他当初是这样说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为认出这具尸骨的唯一方式。
  他沉默良久,终于抱着这具尸骨放声哭泣了起来。
  “哎呀,不得了的人来了。”
  鬼狐天冲看了一眼趴伏在骨头架子上不肯起来的金询问道:
  “跟我走吧,神父大人?”
  他恶意加深了念着神父时的口音,见金还是没有反应,这才叹了口气。
  “唉,好吧好吧,看在……”你给我带来了一场娱乐的份上。
  他强硬的将金掰了起来,拉着他一甩袍子来到了金的房子边的一颗树上。
  金低头盯着手里的箭头,他对来到哪里并不感兴趣。直到旁边的鬼狐略带惊讶的语气响起,他叫了一声凯莉。
  金这才抬起头,看见了将一个人的脖子扭掉的凯莉,他再次颤抖起来。
  “真有意思,”鬼狐说:“你要不要来加入我们?”
  金摇了摇头,他开始轻轻念起了圣经。鬼狐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他想知道这个神父还能够支撑多久。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他轻轻念着诗篇。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鬼狐天冲惊讶的看着他的头发逐渐褪色 最后变的花白。
  “因此当审判的时候,恶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义人的会中也是如此。”
  他开始站立不稳,以至于要扶住树才不掉下去。
  “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
  他感觉眼前通红,血从他的眼角缓缓下滑。
  “当存畏惧侍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
  有瘀血堵在他的喉咙,他几次张口,都没有发出声来。他撩起一缕变得花白的头发,捂着脸颤抖了起来。
  因他被恶魔所蛊惑,神抛弃了他。
  他低声呢喃着一句话,声音很轻,又被口中的瘀血所堵,很快就被风带走了,但是鬼狐还是听见了这句话。他低笑一声道:
  “如你所愿。”
  恶魔带走了这个小小村庄的金头发神父。
  5.
  无尽深渊最深处有一个神秘的组织鬼天盟,组织内部的所有资源都是共享的。
  除了一个。
  莱娜轻柔的拿着毛巾擦拭着床上银发神父装的男人,鬼狐大人去同排行一二的两位大人打交道了,不然这个人也轮不到她来照顾。
  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是鬼狐天冲偷过来的至宝。
  莱娜将毛巾收起来,她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深呼一口气关上了门。
  她不会想到,面前这个人曾经是一位十分受欢迎的神父,他的头发好似阳光编制,眼睛是雨后的天空。他如阳光,却引来了深渊最恐怖的几位恶魔。
  他的名字叫做金。

评论(23)
热度(152)

2017-09-01

152

标签

all金鬼金